OOC到理直气壮的同人文。

永夜(十七)

祝贺永夜完结多更一章

没有拖延症的人森好幸福

本节超甜

甜得我以为自己写了个小甜饼

——

/电梯间/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终章

-

-

Ch26.

 

徐伊景生硬的把李世真塞到后座里,关了门出去和警察交涉。

卓在外边敲敲车窗,李世真把窗户摇下来,“干嘛?”

“挺帅啊听说?”卓打趣她,“要不要把我的工资也给你?”

“别逗了,”李世真翻了个白眼,“谁想得到会出这种事。”

“哎一古,”卓挤眉弄眼笑她,“英雄害羞了。”

“下次让你穿女装进场怎么样?”李世真呛他,“一直想给你化妆来着,长得好看的小男生化女妆得多好看,OMO,女人都要嫉妒死了。”

卓伸手掐她脸,“YA,说什么呢这是,以为这样就不敢打你吗?”

俩人正闹着,徐伊景过来拍拍卓肩膀,“剩下的事你跟着就行了,我们先回去。”

卓立马立正站好,行了个不太标准的军礼,“保证完成任务。”

李世真坐车里面朝卓吐了吐舌头,卓笑嘻嘻的摆摆手,算是道别。

 

“觉得好点了吗?”

拐上大路之后徐伊景问她,一边伸手摇了车窗,放些新鲜空气进来。

“本来就没什么大问题,”李世真对着后视镜里的徐伊景笑笑,“几天就好了。”

李世真被那女人推在地上,但还好都垫了地毯,也没受什么皮外伤,就是穿着高跟鞋扭了脚踝。

“世真啊……”徐伊景轻轻的,“下次不需要那么鲁莽了。”

听得出来是好意,李世真那边接了话茬开玩笑,“现在觉得鲁莽想要扣工资吗?这属于工伤啊学姐。”

“无论如何,保护好自己才是最主要的,”徐伊景严肃了语气,“冲锋陷阵这种事情交给卓就好了。”

“总不能看着她真的撞上你啊,”李世真抬脸,“现在难道连救老板的员工都要批评了吗?简直让人伤心啊徐代表。”

徐伊景似乎没有什么幽默感,“总之别再让自己受伤了。”

“阿拉索阿拉索,”李世真笑笑,“这几天走不了路,学姐不要把我当累赘才好呀。”

“怎么会是累赘呢?这么好的女孩子让我养一辈子都可以。”

明显只是感谢加客套,但李世真不由自主的突然被触动了那根绷着的弦——徐伊景没用员工或者学妹这样的身份,还用了一个模棱两可的好字,李世真难免生出些奇怪的、想要分析这句话真实性的念头来。

她应该继续那样巧妙的接话表示感谢甚至反调戏回去都行,就是不应该愣在那里连个微笑都挤不出来,两个人突然都安静了不说话,反而生了种不该有的尴尬感。

“下雨了,”最后是徐伊景开了口,听不出什么语气好坏来,“摇上车窗吧。”

李世真慌张的嗯了一声,摇上车窗往后缩了缩,让自己的仓惶离开了后视镜。

 

离家并不远,只是雨突然下的大起来,徐伊景听着噼里啪啦打在车窗上的雨声,不自觉的有些心烦。

终于到家,徐伊景顾虑着李世真的脚没进车库,先在楼门口停了。自己拿了伞下车,让李世真在车上等着,自己进屋拿了双拖鞋又回来,叫李世真把高跟鞋脱了,先换上拖鞋。

李世真换了鞋,拉着徐伊景的胳膊勉强站起来,徐伊景一只手举着伞,另一只手抓着李世真的胳膊环在自己腰上,撑着李世真往家走。

徐伊景的腰很细,因为用力绷得很紧,还能依稀察觉到衬衫下的轮廓线条来,李世真咬着唇,让自己不要再胡思乱想。

进了楼门徐伊景扔了伞,扶着李世真进电梯上楼,刚才出来的时候也没关门,直接搀着李世真进了家门坐到沙发上。

 

借着灯光李世真才看见徐伊景右半边黑色衬衫已经湿透了贴在皮肤上,而自己除了小腿上溅了点水花,仍然干干爽爽的,没有半点被淋到——她想要道谢,又不想开口打破这点安宁。

徐伊景让她先坐着,自己到厨房烧了热水,这才重新出门去停好了车。李世真扒着沙发向窗外看去,但那个角度什么也看不到,她只好撑着下巴等着开关楼门的声音。

还好等待不算漫长。

李世真看着徐伊景撑着鞋柜换鞋的背影,突然就生出了一点说不出的安定。

 

Ch27.

 

徐伊景先给李世真倒了热水开了电视才去换衣服,李世真胡乱的调着台,没有找到合得来胃口的节目。

徐伊景过了几分钟就出来了,从卫生间里拿了药箱,坐到李世真旁边,找了跌打药酒出来。

李世真再心大也没想让徐伊景帮忙,自己拿过来倒在手掌里搓了搓贴在脚踝处,徐伊景嘱咐她慢慢抹开,自己去卫生间给李世真用冷水打了条湿毛巾。

李世真脚肿的不算厉害,不动的时候也不怎么疼,徐伊景问她还需不需要点什么,李世真摇摇头,让徐伊景先忙自己的事情去。

 

徐伊景上楼洗澡,李世真坐下面看电视,不一会听见徐伊景手机响了。

李世真开始没想管,但那边断了一次又打过来,李世真怕是有什么急事,拖着伤腿过去看,是小野平一的电话。

“喂?学姐她暂时不方便接电话,我是李世真。”

小野平一那边顿了顿,“啊,世真脚好些了吗?”

“嗯,本来就没多大事,”李世真不想和小野平一一直在电话里客套,“有什么需要我转达给学姐的吗?”

“没事,你叫她一会给我回电话就好。”

两个人没什么可聊下去的,小野向李世真道了晚安就挂了电话。

 

李世真放了手机要挪回沙发上,徐伊景恰好从浴室出来喊她,这边刚接了小野平一的电话莫名有了点心虚感,转了身想应徐伊景,结果忘了自己脚不能沾地,踩了一下地面疼得不行,没忍住痛呼出声。

徐伊景从楼上往下探头,就看见李世真抱着脚在那跳,赶紧下楼搀住了她,“干嘛瞎跑。”

“手机响了很多次,怕有要紧的事情找你,”李世真哎哟一声,“小野君说让你回电话来着。”

“你先坐好再说话。”徐伊景没顾得上手机的事儿,把李世真重新弄回沙发上,顺手拿了毛巾重新浸了凉水,给李世真敷上。

李世真不敢做声,看着徐伊景给自己的脚踝上搭好了毛巾,又用医用胶带缠了两圈,心中一暖,不自觉的蜷了脚趾。

徐伊景正要嘱咐她别乱动,抬头却看见李世真红了眼睛,一时间也有些愣住。

“……多大人了。”

李世真这才发觉自己的失态,越窘迫越止不住眼泪,赶紧伸手去擦,慌乱中身体没协调好又碰到伤处,更是疼得钻心。

“可是,”李世真哽咽着狡辩,“真的很疼来着……”

徐伊景笑出声来,从茶几下面摸索出一块薄荷糖递过去。

“喂,难道需要这个吗,李世真?”

 

徐伊景到一边回了小野平一电话,李世真偷偷含了糖,自己在沙发上傻乐。

孙玛丽见到指不定又要说她没出息,李世真腹诽,但薄荷糖里都只尝得到甜味,她哪里有那个闲心管别人怎么想。

徐伊景并不是个不会温柔的人,只是她很少需要用到这种技巧而已,李世真印象中看到那人流露出温和的光泽不过一两次数的出来的样子,她自然不会是因为温柔而喜欢上徐伊景,但能得到这样温情的时刻,于她来说总归是幸事。

李世真瞄了一眼靠在厨台边上的徐伊景——她几乎是背对着李世真站着,只能看见握着手机的手——用拇指和后三根手指握着手机,食指撑在手机背上的样子有点帅气,李世真美滋滋的偷偷看着,想把所有的徐伊景都收进自己的回忆里。

徐伊景似乎有了感应转了头,眼神在李世真脸上扫了一圈又转回去,李世真不好意思的转了头,下一秒又忍不住转过头去偷看。

徐伊景的声音淹没在电视的声音里,李世真不敢调音量,生怕做的太过被那人发现蛛丝马迹,最终只好偷偷伸出手来眯着眼睛,对着徐伊景的电话做了个打枪的手势。

 

大概有十分钟徐伊景才挂断了电话,脸上看不出喜怒来,伸了手出来要拉李世真,说先扶她回房间休息,自己要出去一趟。

李世真那边借着伤病的借口垮了脸,“这么晚了还要出去?”

“小野君那边有点事,”徐伊景皱了皱眉头,“先扶你上去。”

李世真满心欢喜都变成了苦涩,这过程比她喜欢徐伊景漫长岁月中的任何一次都要来得干脆和痛苦,那并不是她的徐伊景——她再次深刻而苦楚的意识到了这一点,而她正在和自己越离越远。

徐伊景稍嫌不耐烦的抓了李世真的手来,李世真只得半推半就的跟她上楼,徐伊景打开李世真的房门扶她坐了进去。

“有事情打我电话或者给玛丽打电话。”

“真的要走吗?”李世真声音在抖,“外面雨很大。”

“别担心,”徐伊景揉了揉李世真的头,但并没有笑,“我可能很晚才回来,不用等我,先睡吧,晚安。”

说完徐伊景转身要离开,李世真下意识的抓了她的手——有一种突如其来的预感席卷了她,她意识到,那是她最后能抓住徐伊景的机会。

“徐伊景——”

李世真的声音混合着颤抖和哭腔。

“能不能不要走。”

徐伊景感觉到了一点不太对的东西,但她在给出反应前尚不能将那种感觉说出形状来,“小野君在等我……”

她精准的戳中了李世真的死穴——

“如果我喜欢你,”李世真抬起头来,用一种破碎又坚定的目光看着徐伊景,“你能不能留下来。”

 

徐伊景大概愣了两三秒钟。

“李世真,”她缓缓的抽出了被握住的那只手,“我要走是因为那女人在看守所里威胁要自杀,她要求见我,我必须得去……怕你担心所以没想告诉你。”

被抽空的手僵在了那里。

“至于你的……我们的事,”徐伊景后退了一步,“等我回来再说。”

这一次,她没有犹豫的离开了李世真的房间。

 


评论(68)
热度(254)

© 社会你八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