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OC到理直气壮的同人文。

永夜(终)

想要SE的同学参见昨天的更新,说了那样结局也挺圆满的人谁看这章谁是狗。

想要HE的同学可以排队领号码了哈。

白嫖的顺手点个赞,点赞的顺手留个长评,留评论的顺手给我打个钱。

笔芯。

高甜预警。

——

/电梯间/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终章

-

-

Ch31.

 

第二天下决心去S画廊递了辞呈,李世真原本就只是个挂名的,所谓辞职也不过是和前台通知一声,以后有来找李世真的电话就说已经离职。

没料到新来的人事小哥不了解情况,核查情况花了老半天,最后捅到徐伊景面前去了,赵理事小心瞄了一眼徐伊景,不知道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见徐伊景是意料之外的事情,只是多少带了决然的意思在,李世真没想再逃跑,老老实实等着那人训话。

徐伊景端坐在老板椅上,过了一会开了口,“什么情况?”

“最后这个我会继续跟进,”李世真老实回答,“至于其他的,干不了。”

被李世真的诚实噎得不轻,徐伊景意识到那人的确委屈求全太久,以至于让自己忘记她原本应有的样子了。

“准备去美国吗?”

“本来就是为了和您拉开一点距离才决定找别的工作的,”李世真苦笑,“既然这个理由已经不成立了,也没再折腾自己的必要。”

“那么现在找到新的工作了吗?”徐伊景试图从李世真那儿找到点别的答案,但她实在过于诚实,这让徐伊景很难在绕开敏感话题的前提下摸索到有用的信息。

“玛丽那边有帮忙,”李世真全部和盘托出,“但觉得跳槽太过分了,所以没有答应。”

“不觉得辞职也很过分吗?”

“本来就不是真的员工,”李世真抿嘴,“走个过场而已。”

徐伊景语气强硬了一点,“怎么说都是大事,你起码要和我说一声才对。”

“现在说也不晚,”李世真耸耸肩,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如果您还有更好的解决办法。”

“解决办法?”徐伊景问,“这是解决什么的办法。”

李世真自己把圈子绕回来怪不得别人,咬了咬自己舌头一阵后悔,“那个,我觉得我们还是应该分得开些,我们的圈子重合部分太多了。”

“逻辑?”

“想了想,假如卓来问我不对劲的原因没有办法回答,”李世真低了头,“不会说假话因为会被揭穿,但也不想逼着他在我们两个人之间非要选择一个站队或者在中间当和事老,本来是我一个人的问题,让您知道了已经觉得很抱歉了,没必要再牵其他人进来搅浑水。”

徐伊景本能的想要反驳,但李世真太过坦诚反而说什么都是对的,徐伊景难免想到自己,大约李世真每次面对自己的时候都是这样无能为力的心情。

“所以现在决定要放弃我了?”

“已经在您面前表现了最好的自己了,”李世真笑笑,“但是结果……很遗憾没有被接纳,反过来想想,如果表现出来的最好的样子没被认可,那么无论我怎么努力剖白自己曾经为您付出的努力也不过徒增自己的伤感,您依旧不会觉得我有资格站在那个位置上。”

说出这种话的时候痛得很畅快,李世真强迫自己把注意力放回到事实上来,告诫自己不要为徐伊景的紧张而分心——她告诫自己那不过是徐伊景无法接受失控的表现。

徐伊景沉默了一会,“你想赌一把?”

李世真一愣,她并不觉得徐伊景是那种因为听到她离开就会觉得紧张而想要留下自己的人,但她很快意识到了徐伊景并不是在嘲讽自己。

“如果您能因为我的离开有了新的想法并不是坏事,如果没有的话,我离开也不过是早晚的问题,”李世真努力的笑笑,但眼泪没办法止住,“我想我做的没有错,您现在还愿意和我谈下去,至少说明我不是毫无分量的人。”

徐伊景盯着一边哭一边努力微笑的李世真,心下难免有了些感慨,“你是对的。”

能得到徐伊景的承认很难得,李世真习惯性的雀跃了一下,即便这并不好过。

“我的确也需要一点时间来找到你的位置,”徐伊景说,“无论结果是什么我都会告诉你,也无论那个时候你是不是已经决定放弃我。”

明明来之前是想让自己死心,得到这样的结果倒是出乎意料,李世真虽然并不相信考虑时间长短会对最终结局有什么影响,但听到徐伊景的保障还是忍不住去相信。

果然还是存了侥幸。李世真站起来朝徐伊景鞠了一躬,也说不出什么别的话来。

“我想我们达成共识了?”

徐伊景起身伸出右手来,她犹豫了一下,终于握了上去。

 

Ch32.

 

中秋节矢口要回日本,玛丽去送了机,回来的时候一脸欲言又止的神情,李世真觉得好笑,叫她有什么事就赶紧说出来。

“看到小野平一了,”玛丽皱皱鼻子,“打了招呼。”

“小野君吗?”李世真把手里的经济理论书放下,“有说什么吗?”

“没有,打个招呼而已,”玛丽挠挠头,“上次闹僵了也没什么好聊的。”

李世真笑笑,“现在尴尬了?”

“还不是为了你,”玛丽看那边神色不错的样子,终于小心翼翼的开了口,“徐代表那边……”

“还没有消息,”李世真耸耸肩,“不过总能等到的。”

“哎一古,”玛丽一屁股坐在沙发上,“都快一个月了吧?枪毙都不行非要凌迟吗?”

见那边没了笑容,玛丽赶紧换了话题,“不过世真啊,明天去哪里过节?”

“回姨妈那边,早定下来的,”李世真坐起来,“颂美十一月考试,一直住校补习来着,也想要好好陪她休息一下。”

“那么,现在去购物吧,”玛丽拍了拍手,“空手回家也说不过去不是?”

 

李世真最后是提着两大箱子的补品回了家,没有手就拿下巴戳了门铃,等到开门的时候还维持着那个愚蠢的姿势。

来开门的是徐伊景。

完全没想过这个画面,以至于百感交集吓到流了眼泪,徐伊景看着李世真抬着下巴流眼泪的样子不自觉的笑出来,顺手接了李世真手里的箱子让她进来。

姨妈在厨房做菜,听见那边开门声也没客气,直接吼了一句来帮忙,李世真小心翼翼问徐伊景怎么回事。

“你姨妈打电话给我,大概可怜我没人陪,叫我一起来,”徐伊景从茶几上抽了两张手纸递过去,“我说你有工作没做完来得晚些,别说漏了。”

走进厨房的时候还是没有实感,李世真实在没忍住转身偷看,那人帮着颂美挑学校的样子温和得有些刺眼,不过半个多月没见自然没有什么肉眼可见的变化,只是总觉得心里痒痒的,不自觉的就想笑出来。

“一天二十四小时都看不够吗?”姨妈拿干净的锅铲敲了李世真脑袋,“没出息。”

“哎一古,”李世真收了视线对着姨妈笑笑,“家里出息的有颂美就够了。”

姨妈摇摇头苦笑了一下,也就随她去了。

 

一顿晚饭吃得挺开心,徐伊景不是不会打交道的人,何况本来主角就是颂美,和和美美的说些吉利话,倒是印了一个团圆。

李世真席间总忍不住想要偷看徐伊景,只是又怕做的过分了那边生了反感,她知道徐伊景那儿肯定有了自己想要的答案,但在幻梦之后捅刀子这样的事情徐伊景也并非做不出来,一顿饭吃得颇有些提心吊胆。

吃完饭之后一起吃了点水果,聊了聊颂美以后的计划,眼看着快十点,徐伊景看看表提了告辞,说是明早要有例会,李世真不知道怎么接话,那边已经丢了一句“走吧”过来。

自然是没有再留下来的欲望,李世真虽然自责自己对家人实在有些过分,但被徐伊景抻得也失了性子,赶紧拿了准备好的家用塞在姨妈手里,跟着徐伊景出了家门。

 

出了门倒是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徐伊景也不说话,慢悠悠的走着,李世真犹豫自己到底要不要开口说送到这里就告别的时候,徐伊景抬了抬下巴,示意李世真上车。

李世真开门坐进徐伊景的车,突然生了些恍如隔世的错觉来,徐伊景倒还是不紧不慢的点火发动,开车出了小区上大路。

“……学姐?”

没能忍住沉默的煎熬,李世真忍不住开了口,徐伊景没有回应,又开了一小段路才靠边停了。

“李世真,”徐伊景终于开口,看着前方,“我这有了答案,你准备好听了吗。”

近乡情更怯,只是没了退缩的余地。李世真梗着脖子点了点头,反正最坏的打算自我建设了那么久,也并不差真的听到时那一哆嗦。

“想了一下,李世真对我而言是很特别的人,”徐伊景并没有赋予“特别”这个词某种褒贬的色彩,“没有标签能够完整的形容你,但好像也没有办法生出更多的情绪来。”

果然是死刑。李世真双手抓了安全带,想自己应该直接下车还是礼貌的道谢。

“不过存在即合理,”徐伊景摇下车窗,让秋初夜晚的冷风吹进来些,“即便我依照朴建宇的标准觉得你并不合适放在恋人的那个位置,也不觉得能用任何其他的标准可以框定你,你知道依照我这样的性格,如果遇到这种BUG,最稳妥的方式自然是放弃掉,但对你不行,我花了很大的力气去想把你加进我人生的坏处,列出了几百条来,每一条都足够说服自己给你打电话和你摊牌说再见,但拿着手机准备拨号的时候就是觉得,自己做不出来那种事。”

李世真听到自己血液在沸腾的声音,“那么……”

“第一眼见到李世真的时候就留好了一个你的位置,我不能忽略第一眼的心意,”徐伊景笑笑,“对你依然抱着百分之百的信心,总是在想如果李世真真实的面对了我,会是什么样的情况,我不能预估那个未来是什么形状的,但应该不能算坏,所以有了尝试的冲动。”

徐伊景伸手点了车上的屏幕,“但是我没有那样的自信说李世真受了那么大委屈之后还会想和我一起尝试,所以你可以选择我把你送到哪里去。”

徐伊景家的地址和孙玛丽家的地址并排在屏幕上,李世真的视线渐渐模糊起来。

建设了那么久的Bad Ending,如果那人直接表了白反而会觉得虚伪,把主动权放回自己手上的方法很狡诈,但李世真再次确认了那条真理——徐伊景总是合理而正确的。

没什么犹豫的点了玛丽家地址,听见那边长长的呼气声——

“这是你的最后答案吗?”

李世真吸了吸鼻子点了屏幕上是否开始导航的确认,“充电器和衣服都放在玛丽那,总得……”

李世真的话被徐伊景的手打断了,那只漂亮的右手轻轻覆在了她的手上。

于是到嘴边的下半句——

“那么徐伊景和我,没有负担的相处试试看吧。”

 

The-end









——

写在后面的一些话

文档在我打开的时候叫霸道总裁的契约情人

那个时候对着这个名字自然没有日后写成这样的预感

只是心里稍微有了一个暗恋纯情校园故事的雏形而已

发第一章的时候自然不能叫这个

眉老师说不如精简下叫契约

我想了想说不然叫守夜人吧毕竟不夜城

后来决定叫永夜

是个挺贴切的名字


这个世界哪里有永夜啊

只不过是自己睁不开眼睛


我不觉得永夜是个虐的故事

没有生离死别 没有永不回头

撑死了让人觉得心塞而已

看永夜的诸位啊 被打动过是幸福 不被打动是最幸福


门牙老师曾经贿赂我让我结局要亲亲

最后我退了钱(烟

如果不是眉老师给发了红包求个SKINSHIP连牵手都没有

我希望这个结局能够恰到好处

PS不夜城结尾都没有真真叫代表NIM 我怎么可能写番外


感谢眉毛和咪咪被我溜 门牙、SPANCER、立白、小师妹的红包鼓励以及诸位的打赏、点赞、留言。

当然还有特指某个傻逼的白嫖。


我!要!打!滚!求!长!评!


谢谢大家!!!!!!!下台鞠躬!!!!








——心理承受能力弱就不要往下看了的分割线——

最后回答三个问题

八耻的青春期浪极了 童年也没有阴影 以及心理健康的一比

事实上我从来没有暗恋过任何人

永夜只是纯粹编剧技巧的勾兑而已

你们喊虐的时候我不知所措 很想问你们到底经历了多大罪过?

祝好。


评论(118)
热度(519)

© 社会你八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