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你八耻

OOC到理直气壮的同人文。

【洋岳】山海.(一发完/半现实AU)

*太喜欢岳明辉这个纯爷们了

*不可避免的鬼岳粮食向

*一切顺利

——


1

“小鬼……王琳凯!”

小鬼刚给岳明辉发了约见面的消息,就被岳明辉从身后叫住了。

岳明辉特别不喜欢叫他小鬼,采访里还会这么叫,但见了面就不行。岳明辉和他不熟那会儿会叫他凯凯,熟了以后就叫琳琳,反正小鬼没在乎过,随他怎么瞎叫。

“我刚给你发消息,问你要不要一起吃晚饭,”小鬼晃晃手机,“你又举铁去了?”

两个人都来录《中国新歌声》第二季,岳明辉还是过海选走完60秒的正规选手,王琳凯是参加过《中国有嘻哈》的踢馆赛选手,除了王琳凯不用参加前面两个项目,本质都还一样的前途未卜。

“楼上有健身房,闲着也是闲着。”

岳明辉伸手抓了抓被汗打湿的头发,“我最近不怎么吃晚饭,要不然我现在回去冲个澡,你先去吃饭,我洗完了去找你?”

“哥哥你头上在冒烟哎。”

小鬼一向思维发散,岳明辉习惯了这点又觉得陌生,他觉得小鬼应该有点变化,但他好像还是原来的老样子——不过这些都无伤大雅,岳明辉觉得这也算是好事。

“发量多,热量散不出去,运动完就这样,”岳明辉重新扎了一个小揪,顺便把话题捋回原来的主线上,“问你呢?你是等我洗完澡,还是你先去吃?”

“我也得洗个澡啊,在排练室闷了一天了,要不就二十分钟之后见吧。”

小鬼一边说一边笑,岳明辉不知道笑点在哪儿,但还是被感染了。从这点上来说,岳明辉一直觉得王琳凯挺神的。


“得,一会见。”


2

菜单递到王琳凯眼前,他一边大众点评一边和岳明辉说别人推荐了哪个好吃,岳明辉点了一份王琳凯推荐的低脂沙拉,但又点了带酒精的饮料。

“哇你点这个才不健康吧。”

王琳凯一面碎碎念,一面把岳明辉在饮料后面打的对勾改成了“2”。


餐吧里不乏来联络感情或者找灵感的其他选手,进来的时候王琳凯带着岳明辉打了一圈招呼,可能王琳凯对比赛的心态已经时过境迁了,他看起来比岳明辉更像跟这些人一起混过来的,岳明辉在这种时候觉得自己像个跟在小少爷身后的管家。

下完单之后还有几个选手往这瞟,岳明辉看着小鬼笑:“你这第一天到就这么招猫逗狗,那几个女选手恨不能把你吃了。”

王琳凯满不在乎地环顾了一圈:“这几个一看就不是喜欢我的,该不会是看上你了吧?我得和洋哥报备一下。”

“你什么受众?”岳明辉听他提李振洋就笑了笑,但也没在这上纠结,“你现在不招小女生喜欢了?”

王琳凯抬了抬下巴,“怎么说呢,姐姐粉看我觉得我有少年感,新的年轻小姑娘又觉得我是熟男,你一直熟你不懂,这叫转型的阵痛。”

岳明辉失笑,“这位二十岁的熟男,请问你能不能给你二十八岁的哥哥留点脸?”

王琳凯二十一岁生日还没到就已经各种在采访里说自己是熟男了,其实不能全怪他嘴里跑火车,这两三年来选秀造星的节目层出不穷,偶像的标准也不断向韩国日本看齐,十八岁就已经是很明显的分水岭了,十四五岁的小爱豆不在少数,连这个说唱节目都杀进来一匹十四岁的黑马少年,最后节目组怕惹麻烦给劝退了。

不过岳明辉也习惯了拿年龄说事,他就只是和王琳凯逗闷子,等服务员上完菜之后,王琳凯就自动换了新的话题。

“凡哥那天跟我说他挺想来的,怎么还是你来了?”

“这不是怕尴尬嘛,”岳明辉笑笑,“万一凡子没发挥好,人家看Oner年年来人年年进不到决赛,说出去都磕碜。”

第一季岳明辉撑到1v1Battle那轮,对上老厂牌的大热选手,奉献了一场’我很强但对方更出色’的表演,加上剪辑比较偏爱,赛后也没被嘲得太厉害,算得上虽败犹荣。

“那你今年来就能拿冠军啦?”

“心态好点了,就再来试试,”岳明辉扬了扬唇角,“顺便蹭个热度。”

“不开玩笑,我觉得你状态真的好。”


王琳凯在网上看了岳明辉海选的视频,节奏韵律感和词都处理得很舒服。以前王琳凯觉得岳明辉唱rap的时候有一种机械处理的造作感,这是挺多idol rapper的通病,追求那种假装游刃有余又苏又撩的气场,现在这种东西消失了,就唱点想唱的东西,很松弛又很自在。

“哟,这么夸我?封你做粉头怎么样?”

岳明辉和他贫嘴,没想到王琳凯立刻拿了手机出来,“我现在就给哥哥投票。”

“少来,”岳明辉像家长一样摁住他的手,“吃你的饭。”

小鬼挑了挑眉毛,“我认真的,我觉得做你的粉丝特别开心,感觉关注了一个宝藏男孩。”

岳明辉放弃了还剩二分之一的鸡肉,只用叉子扎紫甘蓝吃,“你知道宝藏男孩什么意思么?”

“我意思就说你好得特别明显,”王琳凯喜欢夸人也不嫌肉麻,“我两三个月看见你一次,都能觉得你比以前更好了。”

“哥哥以前对你不好吗?”

“不是你对我,是你在电视上的状态,”王琳凯一定要掰开了揉碎了给他解释,“可能就是因为我不是天天看你吧,所以特别明显,你每一次都比前一次我看到你更松弛了,到现在还是这样,我都不知道你能做到多好,你的尽头在哪,所以就特别好。”

岳明辉是信这句话的。在Oner里面和小鬼最亲的是卜凡,他们每天晚上都一起打游戏,岳明辉这种哥哥型还要往后站一站,但小鬼如果在朋友圈转发Oner有关的文章,一大半时间都在夸岳明辉,剩下的一半夸灵超好看,木子洋的冷笑话还有固定的“卜凡你怎么这么蠢”。

“你这小嘴叭叭的,”岳明辉无奈,“谁也说不过你。”

“那这个冠军你让给我拿吧。”

王琳凯这个样子会让岳明辉想到李英超,但又不完全一致。李英超在他面前是实打实的恃宠而骄,王琳凯有一种恰到好处的客气,你可以相信他说的,也可以当做他在开玩笑,大家都没有负担。

“你不说话就是不想,”王琳凯负气瘪瘪嘴,“要是灵超鹅跟你要你就给了。”

“冠军又不是我的,你这话不怕得罪人。”岳明辉老好人地皱眉,又对着小鬼温柔地笑。

“李英超为什么不来?”

小鬼解锁了自己的手机,在微信里点了一会,又拿给岳明辉看,是灵超和他前几天的聊天。灵超听说小鬼也要来参赛的消息就给他发微信,威胁他不许比他岳叔更帅,最后两个人在微信里面斗嘴变成斗图——“你俩可真够幼稚的。”

“是他小屁孩先挑衅我,”王琳凯也敢说别人是小屁孩了,“我替你管教一下。”

岳明辉莞尔:“他可能就是因为你来了才不来的。”

“等有正面PK的机会,我打爆他。”

王琳凯在岳明辉面前占了上风,露出一个少年人的骄傲表情,岳明辉伸手捏了一下小鬼的脸。

“你调戏幼男,”小鬼假惺惺地哭,“我必须得告诉洋哥了。”

他们前后左右都没人,可以放心说这些东西。

“你怎么不问你洋哥为什么不来?”

“他懒呗,”小鬼往椅背上一靠,眼睛眯起来,把李振洋的劲儿学了九成,“这事儿吧,我觉得没必要,你说呢老岳?”

岳明辉想到了上一季自己输掉比赛的时候,李振洋也这么说过。他当时回到宿舍一个人躲在卫生间抽烟,李振洋闲庭信步地拉开了门,整个人懒洋洋地倚在门框上,脸上那种表情又温柔又遥远。

“确实是。”

岳明辉嗤笑了一声,拿起了面前的杯子。


3

有几个选手刚进来,过来跟岳明辉和小鬼打了个招呼,小鬼会很热情地跟对方来一整套swag式的问候,岳明辉在这群年轻人里面显得很沉稳,小鬼转过脸来吐槽他像个老头。

“我本来就是,”岳明辉对这种吐槽免疫了,“没想到你在选手里面还挺有人气的。”

“毕竟是唱了一季广告歌的,也算大前辈了。”

“我其实挺好奇的,”岳明辉看着王琳凯,“你干嘛要来?签了什么约吗?”

王琳凯把卫衣的兜帽带上了,两只手交叉在胸前,只露出一个不服气的下巴,“我这么real,想来就来呗。”

小鬼那个限定团被没经验的运营折腾到乱七八糟。岳明辉偶尔能接到小鬼的微信,他问起来小鬼又不肯说,只讲尤长靖的袜子要分左右,或者王子异唱rap咬到舌头这种糗事,其实岳明辉前一天已经听卜凡传达过了,他笑不出来,但还是得笑给小鬼听。

后来有一次小鬼问他要好的纹身店,他把朋友的店推过去了。文完以后朋友发的朋友圈被岳明辉勒令删了,只留了一个后背的局部图,朋友跟他吐槽小鬼不太能忍痛,文的时候眼圈红了几次,岳明辉说没什么好奇怪的,后背皮肤薄,疼也是应该的。

不过总还是熬过来了,一个风暴之后是另外一场飓风,小鬼又得重新开始他的新男团生涯。这个参赛的机会可能是公司的意思,也可能是小鬼自己争取喘息的机会,岳明辉还没有听小鬼准备的新歌,他不知道哪个是对的,但答案也显得索然无味。

“现在行情好了,idol rapper也可以real,”岳明辉摊手,“你想当时星杰压力多大。”

小鬼听他提起那段故事也难得惆怅了一点,“你这样说我会觉得我是踩着杰哥的尸骨上位的。”

真相听起来往往血腥,岳明辉敲了三下桌子,忍不住管教他,“你再说这种话我就打你屁股。”

其实岳明辉也不容易。学院派对上野路子这种事儿还是要看观众的胃口,他来参加第一季的时候徐圣恩也在,对方rapper小王子的光环盖了岳明辉一头,导致岳明辉承受了绝大部分的压力,那段时间他过得不容易,小鬼有时候能看见岳明辉深夜在朋友圈里分享歌单,听两句话就能感同身受的哭出来。

“你当时也很难过吧。”

“做好了思想准备才去的,”岳明辉模糊了这个问题的焦点,“那时候主要是你洋哥的事儿。”

他骗了小鬼,这事儿就算做好心理准备也没什么用的,就像在蹦极塔上迟迟不敢往前迈一步的人一样,这种事不是觉得自己能做到就可以的。岳明辉整夜整夜陷入写不出东西的焦灼,他要写的歌是我爱你,但满脑子都是这个世界正在杀戮我。

李振洋是救命稻草,也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他在暴风雨中心抱住了岳明辉,底气十足地承诺他的安全,岳明辉最开始眷恋这个怀抱,但很快就明白李振洋的勇气从何而来。他这回不但没有思想准备,连三观都被颠覆了,可李振洋其实什么也没说,他就抓着岳明辉的一片衣角,轻飘飘得很,重量让岳明辉自己决定。

“洋哥多温柔啊,”小鬼用吸管吸着他的Mojito,口齿不清,“你干什么都支持。”

“话不是这么说,”岳明辉把自己的杯子推到小鬼面前和他碰杯,“有的时候支持也是压力。”

“你粉丝听了得多伤心。”

“其实这话应该这么说,”岳明辉抿了抿嘴唇,“支持不是压力,但支持后面的心态是压力,粉丝支持你其实还是想从你这得到回报的,虽然他们要求的回报只是更好的作品和演出,洋洋的支持不是,他就只是想要你好。”

“这不好吗?”

小鬼这就是单纯地抬杠了。他三年前跟岳明辉合作rap舞台的时候就看出来岳明辉是哪一种人,他鼓励别人的时候都会说“你很棒”,唯独鼓励岳明辉的时候会说“做好你的那部分,我们就能第一。”

岳明辉实在喜欢为一切都标好价格,小鬼想可能对理科生来说这样生活比较容易:一顿晚饭要折合跑步机上的三公里,粉丝的一声尖叫意味着练习室里的两个小时。小鬼在岳明辉之前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人,他觉得岳明辉神经质,又觉得他神经质得可爱。

李振洋是截然不同的那种家伙。他喜欢赌,讨厌等价的交换,有一掷千金头也不回的胸怀。就像他能拿着平稳的前途赌更精彩的人生,拿全部的热情赌岳明辉的喜欢,这其实是岳明辉最害怕的事情——不仅仅因为对方也是男人。

“这一点也不好,”岳明辉笑了笑,“所以最后与其说我是被他的支持打动了,不如说是被他的耐心打动了,别人都说我是老好人,其实我才是最固执的那个。”


4

他们的饮料喝了一半,冰块都要化干净了,只在杯壁上留下一层水雾。

小鬼回了几条微信,岳明辉没动手机,静静坐在对面看着。

“说真的,”小鬼收了手机,像是要说什么重要话题那样,“棉裤还好吗?”

岳明辉笑出声来,“活得比你自在。”

“我也想过吃了睡睡了吃疯狂掉毛的生活,”王琳凯懒洋洋地活动了一下脖子,“一定有富婆愿意养我的吧。”

“我祝福你,”岳明辉想冷笑,但是破功了,“祝你早日掉毛成功。”

他们都很忙,忙到来参加这种封闭式的节目已经算是休息,至于吃了睡睡了吃这种事情完全就算是妄想。

“我孤家寡人还好,你们团其他三个人呢?”

“筹备新专辑,卜凡要自己写歌了。”

“真好啊。”

小鬼有点羡慕似的,“如果我运气好的话,也许能把我准备的这几首新歌做出一个作品集。”

又说到前途的事情,岳明辉和小鬼都沉默了下来。

还是小鬼先放弃这件事,“这都几点了,洋哥不查岗吗?”

这个话题拗得生硬透了,岳明辉摇了摇头,“他什么时候查过岗?”

“哥哥你这么俊俏,又没有出柜,出来鬼混洋哥都不怕的吗?”

“和你混有什么可怕的,”岳明辉想了想,“别一杯Mojito就喝多了吧?”

“洋哥以前采访里说他会偶尔查岗的,因为这样比较甜蜜。”

“我以前也觉得我不会和男人好,”岳明辉笑笑,“再说从技术上来说,真要出轨查岗也拦不住吧。”

“人家rapper都是做自己,你们怎么谈了恋爱就变成别人了。”

“挺好啊。”

岳明辉和李振洋在这方面意外地合适,可能都是第一次和男人谈恋爱,他们把这些东西说得很透彻,我喜欢而你不喜欢的,你希望我改正而我坚持的,一点点折中和妥协下来,变成大家都舒服的样子,这种冷酷的甜蜜他们都很喜欢。这能让他们走得更远一点,肩膀挨得更近一点。

前路太坎坷的时候不要焦虑,先走好脚下这一步。李振洋是这么告诉岳明辉的。岳明辉知道李振洋其实期许着一个有他存在的未来,他以前觉得压力很大,但现在好像也并不冲突。就这样慢慢磨合着往前走,时不时有一点天马行空的冲动,像某个午后突然浮现在心里的诗句,信手打翻在脑海里碎了一地的琳琅瓶——就挺好的。


都挺好的。


“你每次这么说,我都会觉得谈恋爱很好,”小鬼挠挠头,“但一想到谈恋爱就……觉得好麻烦啊。”

“别刻意去找了,你会很痛苦,”岳明辉一点情面不留,“和艺人谈恋爱要做很大的退让。”

“只许州官放火啊?”

“不是,只不过我恰好找到了另外一个艺人,而且我和你洋哥都比较成熟。”

小鬼眼睛都瞪起来了,“哥哥你说我不成熟?”

“你比较江湖,”岳明辉笑起来,“太真诚了,对方的牺牲你没法心安理得的接受的。”

“这算夸奖吗?”

“说你容易注孤生。”

小鬼不满,“那万一出门就遇上真爱了呢?”

“那就去爱。”

这种话直白得不像是岳明辉会说出来的话,但也只有岳明辉能这么温柔地说出来。

“你恋爱的话,应该会写出很多很多的好歌。”

“这也是哥哥的经验吗?”

“不是,”岳明辉笑着摇了摇头,“是你哥哥盼着你有出息。”

说到这儿的时候王琳凯的神采又变得飞扬起来了,他今天彩排新修了眉毛,有点戾气的斜飞入鬓,又骄傲又漂亮。

“那必须的。”


5

周围的人渐渐多了,有点吵得听不清说话,岳明辉就挥手叫服务员来签单。

“你这个动作真潇洒,在英国练的吗?”

小鬼学着岳明辉打了个榧子,但打哑了,又试了一次。

岳明辉一边拔了笔帽:“没有,以前为了耍酷练的。”

等岳明辉签完单,要递回给服务生,却突然被小鬼拦下了:“您能再打一份吗?这个我想留着。”

“这个……”

岳明辉帮服务生解围,“你干嘛?说好我请的。”

小鬼摇摇头,“不是,我想要签名。”

岳明辉失笑,“你上次不是跟卜凡要了每人二十张签名照片?”

“哦。”

小鬼松开服务员的袖子,“不好意思啊。”

“还想要的话我回去再给你签几张?”

“不是想要你签名照,”小鬼一边说着一边站了起来,“账单上面你签的是岳明辉。”

“噗,”岳明辉一时间没想到,“这有什么差别吗?”

“因为好呀。”

“你这算什么答案。”

小鬼耸了耸肩,“不是我说的,你粉丝说的。”

“说什么了?”

“他们说,你是全世界最好的岳明辉。”


the-end


评论(29)
热度(499)

© 社会你八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