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你八耻

OOC到理直气壮的同人文。

和公开DISS过的明星成了利益共同体(24÷6)

感谢 @TRag 指路明灯

感谢 @一只翠 巨大个的指路明灯

本集仍然来自八耻老师真实经历

知道是哪位明星的请保持沉默……

另外我刚刚经历了一场巨大的自己打自己脸的风暴

非常心疼李世真

——

/这里是电梯间哦/

  √4  6÷2  24÷6    抱拳了老铁请双击      6翻了    撕衣

塞以  B  腰细  十五贰零快乐  应该是十六吧  十七  忘了,反正快完结了

我就任性的不数了你打我  完结

-

-

CH7

 

既然被怼的对象不会再开口说话,李世真也就含着泪放了一半的心。

李世真其实没有认真怼徐伊景,尤其这条还连带着5MIC的时候,她也就是随便开个小号放下嘲讽,万万没想到不仅被黑粉轮得飞起,还得到了自家爱豆的青睐……你说这他妈找谁说理去呢?

李世真长叹一口气,披着外套要去找玛丽经纪人,小金再次探出半个脑袋,“真姐,今天砍谁去啊?”

“……砍你二舅家三姐夫!”

 

但因着小金的这一条提醒,李世真还是认认真真的在电梯里做了半天表情管理,生怕一会聊着聊着露了杀气。

这几天5MIC准备舞台CB,应该是在排练室练舞——无论作为玛丽后援会管理层还是徐伊景的宣发,李世真都有充足的理由去找经纪人,无奈经纪人还没到,排练室里只有几个团员在做热身。

“世真姐来了?”

因着来公司以前李世真也做过团站管理,加上是宣发部的人,小姑娘们倒是都还要尊重的叫声姐姐。

众人之中唯独玛丽哭丧个脸,“世真啊……”

李世真这时候显出能干的白领丽人风采了,和大家笑笑说要跟玛丽单独聊聊,一边把垂头丧气的玛丽抓出去了。

“这可怎么办啊……”

“你不要急,”李世真也是被玛丽捉鸡的智商气得脑仁疼,“这事儿一会等李哥回来了,我们商量下,应该没有什么太大问题。”

“什么叫没有太大问题啊?”玛丽一脸气急了的样子,“怎么能有人这么对待伊景姐姐啊!”

李世真一口老血差点没喷出来,“什么玩意?”

“刚参加比赛就有人这样说前辈了怎么办啊?”玛丽一脸忧愁,“哎一古,要不是账号在李哥手上我就大号去怼了,气死我了。”

李世真扶墙退了两步,心说您拿全世界都知道的小号怼也没两样……呸,这他妈根本就不是重点啊孙玛丽?

“不是,玛丽,”李世真咬牙切齿的分析着,“你看你现在在CB的前夕,你去说这样的话影响是不是不太好?”

“哎一古,当爱豆之前也是粉丝来的!”孙玛丽一副天不怕地不怕老子就是要干架的死德性,“ANTI饭都可以留言,为什么真正的饭不能说话!”

“这个……”李世真绞尽脑汁和孙玛丽掰扯,“因为你有影响力啊,本来那条ANTI的没有多少人看,但是你一转发的话会有更多的人因为你而看到啊,万一本来吃瓜群众看到了觉得ANTI饭说得对不是很糟糕吗?”

玛丽小岳岳捂脸:“我的天呐?”

李世真暗自告诫自己三遍这是你家爱豆这是你家爱豆这是你家爱豆才继续开口,“所以现在不是你出不出气的问题,是这件事不能进一步扩大影响了。”

“哦哦哦!”玛丽急点头,“可是李哥叫我只是不要继续再说话?”

“这种话说出来了再删会更奇怪吧,明明是好事却反而像做错了一样,”李世真把好事俩字咬得很重,“小号的话留着吧。”

“这样吗……”玛丽瘪嘴,“哎一古,太复杂了!”

李世真刚想乘火打劫刷一波存在感表示万事有我,就听后面有人出声了,“一会我发一条说明吧。”

……你妹的徐伊景。

 

李世真整理好表情转过身来,活脱脱如花般绽放的笑脸,“徐老师你怎么来了?”

徐伊景淡淡的往前挪了两步,“嗯,担心事情不太好处理好所以过来了。”

李世真看着玛丽小粉丝般激动的发抖心里恨得咬牙切齿的——什么叫说话的艺术?能把“怕孙玛丽搞砸”说得如此清新脱俗天上地下也只此一家了。

腹诽归腹诽,李世真还是保持了得体的态度,“徐老师有什么想法吗?”

徐伊景没理李世真,把手里提着的一袋子零食递给玛丽,“拿进去和大家分了吧,说是零卡路里的,应该可以没有负担的吃。”

“哇!”孙玛丽充分表现出了一个被棒棒糖拐走的学龄前儿童的修养,“前辈大发!”

李世真本来在一边看得抓心挠肝如坐针毡,冷不丁徐伊景一个眼神扫到自己,差点被自己口水噎死。

徐伊景饶有兴致的看着李世真纠结的脸,也不说话,李世真这边不太绷得住,“……徐老师?”

玛丽从翻找零食袋的工程中抬起头来,“世真你脸红了哎?”

徐伊景笑笑,给玛丽打了个眼色。

“玛丽先进去吧,我和世真……要单独聊聊。”

 

CH8

 

孙玛丽用一种复杂的目光瞅了瞅李世真,导致了李世真人生中第一次有了脱饭的冲动。

……先把你那个羡慕的眼神给老娘收回去啊喂!

然而自家偶像不省心还算轻的,徐伊景当真天后级别的要命,“世真喝咖啡还是茶?”

李世真差点闪着舌头,“就这样说吧……”

“不是要写声明吗?”徐伊景抬了抬脑袋,“时间应该不算短。”

“直接发声明吗?”李世真忧心忡忡的看了一眼缓慢挪动准备听墙角的孙玛丽,“会不会被当成小题大做?”

徐伊景敲敲墙壁,“如果我不出声的话,不是会让玛丽背这个锅吗?”

李世真这才反应过来,丫的徐伊景压根不打算出声,只不过要在玛丽面前做个好人,还得让自己把这个坏人给做了,但显然这时候发声明对玛丽更没什么好处,李世真也只能硬着头皮把这条路给堵死。

“硬性处理的话对两方的形象都不是很好,”李世真扶额,“玛丽也准备CB呢,事情闹大了只会被看笑话……软性处理应该更好些。”

徐伊景淡定的继续装虚心,“怎么软性处理呢?”

“舞台CB的时候送上祝福一类的吧,”李世真强打起笑脸,“以后咬死了师姐这个称谓,现在先不去理会。”

炸的反而是走了两分钟还没走进屋的孙玛丽同志,“难道就这样放过ANTI饭吗?”

李世真两腿一软就快跪下来求孙玛丽可别再添乱了,“我们会解决好的……玛丽你就别管了。”

“不让我说话的话,”玛丽眼珠子一转,想出个绝世好主意来,“世真不是很厉害吗?偷偷用小号怼回去出气吧!”

李世真感觉自己快要窒息了,“但是……现在把事情闹大了没什么好处。”

徐伊景在旁边抱臂看戏,“世真连这种也可以做吗?”

李世真就差两手一摊说老娘就是那个ANTI饭了,“……怎么可能啦。”

玛丽一脸失落的看着李世真,“这样也不行吗?”

幼稚园阿姨李世真赶紧赔笑,“唔,无论怎么样都要等到舞台CB之后。”

“上次看世真帮我撕ANTI饭的文章就感觉是非常厉害的饭圈老手了,”徐伊景似乎完全不打算放过这个话题,“如果可以的话……倒是有点期待。”

李世真除了想哭别无他想,“您看了啊……”

“金作家说写的很好所以让我看了,”徐伊景带着一点笑意,“确实是……看了之后会很开心的文章。”

不知为何,李世真总觉得徐伊景的这句开心别有深意。

 

金元卓听了李世真与徐伊景的对话之后忍不住拍桌狂笑,“前辈真是人才!”

“人才个P!”李世真气的咬吸管,“真当我好欺负吗?”

金元卓眼睛一下亮了,“你要干啥?”

李世真摊手,“也就是挖了个坟,把她采访那段翻出来了而已。”

金元卓倒吸一口冷气,“不是吧?你家玛丽的anti饭可比徐伊景的anti饭多?不至于干这么伤敌八百自损一千的事儿吧?”

“……所以我秒删了,”李世真捂脸,“气死我了。”

花美男快笑出内伤了,“哎一古,二十年了我第一次看到能制住你的哦。”

李世真拍桌,“你说得对!丫就是克我!八字不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要不然算算命去,”金元卓擦了擦笑出来的眼泪,“我怕你再这么下去都有可能嫁不出去。”

“我明天就去庙里,”李世真握拳,“我扎个小人咒她去!”

这宏伟誓言还没立完,赵哥电话就打过来了。

“人呢?”

李世真嚣张气焰全无,“楼下买奶茶呢,给您带一杯?”

“我这儿急事儿找你找不着,赶紧回来。”

“怎么了怎么了?”李世真一边站起来抓外套,“什么事啊?”

“主持人的串词今天得交了。”

“哈?”李世真动作停了,“什么东西?”

“我是歌手的主持人串词,”赵哥老神在在,“第一期我写的,后面你接手了。”

李世真无语凝噎,“呃……”

“顺便,奶盖红茶半糖,么么哒。”

 

CH9

 

心情复杂是李世真听完demo的第一感觉。

李世真一直知道徐伊景的嗓音条件并不算出色,高音上不去低音下不来是谁也救不了硬伤,所以徐伊景这回选择一首爱豆团的舞曲,除了刚好除了李世真的逆鳞以外,客观来讲倒也算是个挺合适的选择。

本来李世真以为徐伊景要在舞台上唱跳,用颠覆形象拿个震惊分的,实在没想到徐伊景的编曲干脆就打散了舞曲本身,改了有点偏重蓝调的灵魂乐的编曲,原来歌词里青春活力的模样在徐伊景的嘴里都变成了一种对于过去生活的苦涩怀念,何况徐伊景本来抓感情就抓得很准——所以能够把一首舞曲唱到心里的,李世真就算再不客观,也很难对这样的改编说出来不喜欢三个字。

“咱们公司的编曲老师这么厉害吗……”

赵哥嗤笑,“要什么编曲老师,徐伊景自己改的。”

李世真被噎了一口,“what?”

“你也知道徐伊景唱歌……就那样,”赵哥摊手,“至少得找个机会让大家看一下她在音乐部分的实力,这样新专辑才能有说服力啊。”

李世真挑眉,“我记得她出道之前不是科班出身?”

“年轻,”赵哥一脸too young too simple,“徐伊景演戏也不是科班出身啊。”

“所以你的意思是,”李世真往前倾了倾,“她的影后是花钱买的?”

“买你二姑奶奶四舅母,”赵哥轻蔑的看了一眼李世真,“你懂不懂什么叫天才?”

李世真摇头,“听说爱因斯坦死好几年了。”

“我就这么跟你说吧,”赵哥痛心疾首,“只要用技巧能够解决的问题,在徐伊景那儿都不叫问题。”

李世真懵了一懵,“这么神?”

“我十多年前认识她的,那时候我就发现只要她需要做的就没有做不成的,你说这不是天才是什么?”

“哦……”作为每天被赵哥辱骂的受害者,李世真自然知道赵哥的夸奖分量有多重,只是一时间难以接受这个消息,“那我懂了,这属于灵异现象。”

“灵你个头,”赵哥丢过来一个缠绵的白眼,“赶紧写去,给你二十分钟,写不完提头来见!”

 

李世真好歹乐评杂志编辑出身,写个富有煽动力的串词还是没什么问题,最后再把行文中的“SB”替换成徐伊景,就算是大功告成。

赵哥给徐伊景那边发过去,不出半晌等来个通过的回信,李世真一边忧愁自己这种丧权辱国的行径,一边暗戳戳的也是有点期待自己的主持词能够帮徐伊景赢得更多的票数,忐忑不安的等到第二天比赛录完,倒是真争气的又拿了一个第一。

周三录完节目赵哥就告诉了李世真这个消息,李世真虽然嘴上没说什么,但心里也隐约觉得这个第一自己也拿的与有荣焉,还有有点小小的开心,是以周日那天,李世真还是以“赵哥逼我看”的理由说服了自己坐到了电视机前。

而事实证明,这大约并不是个好的选择。

 

听过demo也知道了徐伊景再夺冠的消息,平心而论徐伊景的表演在很大程度上没那么具有吸引力,所以其实李世真的关注点最多的还是在自己贡献的串词上面。

问题就在于主持人说的和自己写出来的交上去的东西完全南辕北辙。

李世真不是没有遇到过这种稿子被否定的情况,但因为有了那样的心理预期在,所以无论如何都很难说出不在意这种话来,如今既定事实已经发生,李世真又没办法张嘴找徐伊景讨一个说法,只好自己把这一点点小小的不开心自己吃进肚子里。

因为这一点小遗憾李世真没等结果就关了电视洗澡去了,出来的时候就看着卓的消息,“徐伊景对你挺好啊?”

李世真不明所以,发了个问号过去,那边迅速的丢了一张截图过来。

“Igyeon1981:现场的时候提词器出了问题,因此Sunny哥没能按照原定的主持词来说,不过同事小朋友写的东西我实在是非常喜欢,所以还是忍不住想要分享给大家。”

配的图是打印出来的李世真写的主持词。

李世真丢了个省略号过去,卓回了个得瑟的表情,“怎么太激动了以至于不会说话了吗?”

“不是……”

“就是好像预定了很难定的餐厅结果临时告知系统出错没有位置了……”

“然后餐厅说这是他们的失误为了弥补要赔偿我一个月的免费的晚餐……”

“但是又发现提供的晚餐内容全是我食物过敏的东西……”

金元卓发了一串问号,“你说人话?”

李世真叹了口气。

“我他妈的。”

“心情很复杂。”


评论(40)
热度(244)

© 社会你八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