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OC到理直气壮的同人文。

Disease(一元CP、生贺、短)

感谢校对 @冷萌薛定谔的折耳喵 。

生日快乐。

四个小时赶出来的小短篇。

清水极了。

——


SIDE A

 

李世真最近很是有些焦虑。

算不上是真正的焦虑症,不过多多少少出现了些诸如失眠多梦精力下降的表征,最难捱也不过是半夜惊醒,喘几口粗气也是能接着睡的地步。

这种程度不过现代人通病,李世真觉得看医生有点小题大做,因而平常把咖啡替换成香草茶,将就着也就糊弄过去。

但金作家留下的整整一罐香草茶只够再撑一天的事实,成了今晚压倒李世真的最后一根稻草。

 

李世真闭上眼睛脑子里就开始疯狂地闪出还没办妥的事项,从人员调配建立团队到办公室中央空调有噪声,没有一件能让她产生半点睡意,何况这些事儿也不是她现在能够解决得了的问题,再想下去只怕一整夜都不能成眠。

刚开始李世真还能看着手机上的时间安慰自己还有七八个小时可睡,但这毕竟不足以逼迫一个人迅速成眠,眼看逼近三点还毫无睡意,李世真哀叹一声,从床上坐了起来。

待办事项里没有什么需要费脑筋的部分,但繁多和琐碎的性质足以令李世真感觉到头疼,她尝试着安慰自己所有事情都会解决,可是一旦深入思考就会被无数衍生出的小问题压到喘不过气来。

她决定彻底放弃思考这件事儿,找个什么白噪音一类的app助眠,虽然她难以相信这真的能够有所帮助,不过心理暗示这些门道……倒是也聊胜于无。

 

徐伊景的消息发过来的时候李世真正在浩瀚的app海洋中寻找一款看上去稍微靠谱一点的助眠软件,然而每一款底下的评价中总是有太多人宣称其无用,这让李世真几乎陷入了更深的焦虑状态。

可以说这条消息在某种程度上缓解了李世真的焦躁,但要往深了点说,李世真焦躁不安的根儿还是在徐伊景的身上——要不是徐伊景当甩手掌柜把S画廊留给了她,兴许这辈子失眠焦虑这种词都不会和李世真打上交道。

也是怪李世真有私心,想要极力给徐伊景证明她把S画廊留给自己的选择是对的,就算有再大难处也不肯跟那边开口。徐伊景问过她几次现状,她都咬牙应了没问题,徐伊景看数据也看不出什么端倪,自然也就放心随李世真去,既不过问也不插手,李世真不太吃的准徐伊景的意思,便更得拼了命得做好,到最后就成了促使李世真失眠的恶性循环。

李世真也知道徐伊景这条消息是发在群里的工作,日韩集团日本本部的事情和自己全然没有什么干系,唯一透露的讯息就是徐伊景这个点还没睡——李世真向上瞟了一眼时间,凌晨三点二十三……到是个值得好奇下的时刻。

本着同病相怜的心,李世真犹豫一会还是点开了和徐伊景的对话,发了一条怎么还不睡给她,对方几乎立刻回了消息说在工作,过了几秒又发了一句你怎么还醒着。

自从徐伊景回了日本之后两个人就没这样聊过非工作以外的事情,以至于李世真打上失眠俩字的时候多少觉得自己有点矫情,干脆删了说做了梦半夜惊醒,徐伊景那边没有接茬,直接问了几个S画廊最近的数据,李世真起来开了电脑找文件,没想到一打开电脑就呵欠连天,徐伊景见李世真没回复发了个起来再说,也不等李世真反应就自顾自说了晚安。

李世真回了一句什么也不记得,躺回床上两分钟就进入了酣眠。

 

也不知怎么就成了习惯。

徐伊景那边似乎忙得要命,李世真早上和徐伊景发的消息,徐伊景总要晚上才回得过来,刚开始还说得上一两句话,可一过十二点那边就开始回得很慢,李世真有一搭没一搭跟她聊点工作上的事儿,有时候也不知道怎么就睡过去了,第二天早上才看见徐伊景发的晚安。

这样总是错位的聊天持续了半个多月,李世真说不开心是假的,她对徐伊景的心思显现在徐伊景偶尔没有音讯的夜里,那些夜晚她辗转难眠地翻着之前的聊天记录,一天天的晚安那样数着,即便徐伊景的言语里都是冷清,她也依旧能从里面分辨出一点暖意。

她每晚小心翼翼地让对话断在徐伊景那里,以便自己第二天尚能找得着回答的话题把这段对话延续下去,她知道徐伊景也许没有自己那点百转千回的小纠结,但能说些话总归是叫人开心的事情。

这段持久的对话维持到一个月的时候,金作家来了消息。

 

金作家给李世真打电话问了李世真近况,两个人除了工作的事儿又天南地北扯了些乱七八糟的生活琐事,快挂电话的时候金作家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问了李世真一句方不方便寄点参片补药一类的东西过来,李世真叫她列个单子发过来,想想又有点好奇。

“难道作家有什么朋友生病了吗?”

“是代表来着,”金作家忧心忡忡得叹口气,“不知道怎么回事,半个月之前从美国出差回来,之后就好像时差一直没有倒好似的,到现在还是要两三点才睡……代表那么自律的人,应该是很困扰的。”

“这个可能是因为焦虑吧?”李世真颇有些感同身受,“我之前也有点这个症状,一直靠金作家的香草茶……”

李世真的突然噤声吓了金作家一跳,“世真?”

“哦……不是……”李世真迟疑着,“难道……半个月之前代表在美国?”

“是啊,在美国考察了一个月呢,没看总是深夜发消息吗?”金作家以为自己说错了什么,赶紧找补了一句,“不过大概是因为想着不涉及韩国这边的事务所以没有特意告诉你。”

“如果是失眠的话,”李世真咬得很重,“吃补药不会更糟糕吗,应该吃点安神的东西吧?”

“但是代表一直……”金作家也说不下去了,“因为看到了代表在吃这种东西才想着让你邮过来的,这么一说反而显得可疑了起来啊,难道代表在努力撑着不要睡吗?”

 

矫情啊……李世真吸了吸鼻子。

“谁知道呢。”

 

 

 

SIDE B

徐伊景看上去并不是一个典型的强迫症患者,事实上她打破的壁垒和规矩大约比许多人一生加起来的总和更多,但她对自己时常有一种近乎病态的苛责,说好听一点叫自律,说得难听些就是自虐。

老实讲有能让女儿冰天雪地里找硬币的父亲,徐伊景如今长成这个样子也不过是走了看上去比较有出息的那个极端——三十岁以前的徐伊景时常用这种说法来慰藉自己,但三十岁一过,父亲严格管教下的结果就慢慢凸显出来,一旦和同龄人相比较,徐伊景很容易就能看出自律的好处。

从饮食到运动,从睡眠到交际,徐伊景有几十条难以撼动的自处原则,虽然她并不会强迫任何人同她一起遵循这个规律,但也的确有看不起不自律者的资本,是以留在S画廊的同事多嘴向她汇报李世真近来精神不济的时候——徐伊景着实是有过对自己这个决策是否准确的动摇的。

 

徐伊景对李世真这个人的认可多半来自于一些意外的时刻,但对于公司管理这件事,徐伊景很难再将自己的拳拳信任托付给一个连自己都管理不好的人,所以那天她在下午两点多收到李世真的消息的时候,着实有些复杂的念头。

李世真“正在输入”了两次发来的消息想也知道是假的,只是基于深入了解这个女孩的基础上能看到这点小心翼翼倒确实让人生不起气来。

徐伊景落到指尖的宽容就成了公事,那边半晌没有声音多半是开了电脑在找资料,让李世真拖着不睡也不是徐伊景的本意,因而自己也觉得有些无趣,想了想还是让李世真早些休息。

倒是真没想过能变成日常。

 

徐伊景这边生活规律又忙,能和李世真聊天的时间确实不多,但工作上的事情总归有来有往,这样聊着聊着也就成了一种习惯。

徐伊景看着李世真睡眠时间不断往前提,最开始有点诧异的意思在,但随着S画廊那边的反馈越来越好,自己自然也没有什么好说的,甚至颇有些自我欣赏的成分,只是回日本提上行程之后,徐伊景多多少少感觉到了一点压迫的东西。

能够让徐伊景有这种感觉的事情并不多,但这一次的徐伊景做了个相当错误的决定。

 

有过这样那样的想法最终还是败给不知道怎么就想要笑的奇特感觉上来,只是看着李世真那边努力想要和自己一直说话的样子就觉得开心,徐伊景不是不明白这种感觉的最终指向,而想要说服自己的第一反应终于败给了李世真的每一句早安。

回日本前两天还是说服自己倒时差睡不着也正常,第五天怎么也找不到个理由来替代李世真作为一个更可信的原因,男人那边不明就里看不出什么端倪,但住在同一个屋檐下的金作家过了十二点也敲门过好几次。

怎么还不睡这样话问得多了自己也不太骗得住,徐伊景知道自己“有工作要忙”这个借口下面藏着多少讨饶和荒唐的意味,但难免比较之下还是坚持了自己那点任性——李世真不算是个好理由,可徐伊景有一些冲动叫做想要相信。

 

徐伊景不是光明磊落的生意人,偷拍窃听这种事也是干惯了的,只是第一次自己上阵还是稍微有些荒谬的意思,本来想要去接杯茶来提提神,走到门口听见金作家叫出来的名字鬼使神差地停住了脚步,干脆就好整以暇地听了墙角。

错过了最佳时机再进去也就显得奇怪,徐伊景那边听着金作家噼里啪啦地把瞒了整整一个月的事情毫无保留倒出去,她虽然不觉得李世真那个胆量能有多大反应,但不知怎么就隐约生出了一点期许——如果这场对话终将结束,至少这个结局还不算太坏。

 

SIDE C

 

“我有一个你已经知道的秘密。”

“哎……什么?”

“但我依然决定坦白。”

 

THE-END


评论(35)
热度(287)

© 社会你八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