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OC到理直气壮的同人文。

和公开DISS过的明星成了利益共同体(七)

刀并不长,三天过了就好。

我说的是被阉掉的以撒。

——

/这里是电梯间哦/

  √4  6÷2  24÷6    抱拳了老铁请双击      6翻了    撕衣

塞以  B  腰细  十五贰零快乐  应该是十六吧  十七  忘了,反正快完结了

我就任性的不数了你打我  完结

-

-

CH16

 

拿出百米冲刺速度的李世真跑到舞台的时候脑子几乎一片空白,金作家皱了皱眉把李世真扯到一边,“你怎么来了?”

“说是徐老师的父亲……去世了。”

金作家愣了两三秒,“什么?”

“接到了,”李世真尽量把气儿喘匀了,“应该是管家的电话,说父亲在仁川的家里面去世了。”

金作家犹豫了两秒钟,“回休息室收拾东西,把衣服带着,和司机交代声,带你们开回仁川,到楼下联系。”

金作家的说辞更大程度上是一种本能的反应,李世真能从里面听出来她的失神,但无论如何,这都是看起来最妥当的安排。

上场口布满了摄像和工作人员,李世真并不能看到徐伊景在哪里,她也努力的克制自己不去寻找她——毕竟这看起来有些残忍。

金作家反应过来之后拍了拍李世真的背,李世真很感谢金作家没让自己亲口把这个残忍的消息转达给徐伊景,但她注意到自己离开后台的时候,舞台的灯光正渐渐的暗了下去。

演出要开始了。

 

李世真跑不到一半路程就听到音乐声照常响了起来,这让李世真有了一点犹豫,但她很快确定了不是金作家知情不报——当她回到休息室的时候,她在电视上看到了一个红着双眼而声音真正在发抖的徐伊景。

徐伊景的父亲是开创了日韩集团的商业巨贾,这点大家都有所耳闻,当年徐伊景为梦想离开日本只身回到韩国当艺人的新闻铺天盖地,但这实际上不是什么好事——徐伊景每次取得一丁点成就,都有人拿她的家庭背景来说事。

当年二十三岁的徐伊景拿到第一个影后的时候所有媒体都坐不住了,毕竟当年和徐伊景竞争的无一不是实力强劲的演员,徐伊景却只是一个拍了几个偶像剧刚刚转战大屏幕的新人,和当时风头正劲的一线歌手还闹着绯闻,媒体自然懂得该怎么掐才合适。

出乎意料的是徐伊景在这种情况下居然咬死了一言不发,媒体自然不会放过这个软柿子,刚拿了大奖的徐伊景居然陷入了前途暗淡的地步,实在听起来有些荒谬。

谁也没想到最后是日韩集团发了声明,说徐伊景早在当时离开日本的时候就已经和家里断绝了关系,并给所有数得上来名字的媒体发了诽谤的律师函,彻彻底底的打了一众媒体的脸。

事实上李世真进入这个行业之后也逐渐看明白了徐伊景当时的伎俩——她的沉默不语等来了日韩集团的股票波动,日韩集团迫不得已之下发表了这份自曝家丑的声明,徐伊景也被恰如其分的塑造成一个坚韧隐忍的形象,于是本应关注的实力之争彻底被转移了战火,变成了新人徐伊景的实至名归,而徐伊景更厉害的地方在于,她彻彻底底的将这张王牌打在了最关键的时间点上,没有浪费在任何一次小小的荣誉上面,而当人们反应过来这也许是徐伊景有意为之的时候,徐伊景已经凭借实力斩获了更具分量的奖项,所以就算有人想要戳穿,也没有什么太大的意义。

 

已经算计过一次自己父亲的徐伊景如今依旧上了台,李世真心中不是没有过疑问,这种疑问是作为一个ANTI粉的本能,也是出于对徐伊景的了解——这个念头让李世真没来由的不舒服,不知道是对徐伊景,还是对产生了怀疑的自己。

李世真按下这点不专业的情绪,很利落的收拾好了东西往外面走,结果还没走出两步就听到音乐停止了。

还好演播大楼里有转播电视,李世真跑过去一看,正好看到徐伊景正在对观众鞠躬下场。

导播这边大约因为这部分无法播出也没换机位,但李世真能清楚的听到演播大厅里观众发出的讨论声,主持人走出来似乎要说些什么,不过李世真并不敢再逗留,直接进电梯到了大堂。

徐伊景过了几分钟才下来,只有孤身一人,想来金作家是留在上面解决徐伊景留下来的烂摊子。

李世真仔细观察了下徐伊景,她眼睛还是像刚才唱歌的时候一样泛红,但不见妆容花掉,多半是眼泪一直没掉下来过。李世真此时也不知道说些什么才好,默默的迎了上去。

“东西都带了吗?”

徐伊景的声音听起来很平静,但李世真仍然捕捉到一点疲惫,这点疲惫在徐伊景身上算得上是罕见,李世真想叹口气,最后还是生生憋住了。

“都拿好了……我们走吧。”

徐伊景点点头,跟李世真一道出了门。

 

CH17

 

焦头烂额的一晚。

还没上车李世真的手机就震动起来,只是她还没来得及去接,那边电话就挂断了。

李世在后备箱整理东西也没空管手机,倒是上车的时候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选择和徐伊景一起坐在了后排。

李世真觉得自己应该说些什么,但徐伊景已经擎上了前后排之间的挡板,一言不发的开始卸妆,李世真知道这时候该让徐伊景静一静,这才掏出自己的手机,屏幕上显示着赵哥的未接来电和消息。

消息上问徐伊景是不是和李世真在一起,显见的是金作家已经通知了赵哥,赵哥那边本来想打电话问询又怕徐伊景在旁边听着不妥,这才换了信息。

赵哥算得上是滴水不漏,李世真尽量简短的描述了自己知道的情况和接下来的大致的行程安排,赵哥那边回了一个照顾好徐伊景便没再说些什么。

在徐伊景身边写她父亲去世的通稿实在有些不近人情,赵哥那边自然不会下这种折磨人的命令,李世真一时有些无事可做,想要张嘴安慰些什么,却又觉得自己笨嘴拙舌,说什么都显得不合时宜。

比起李世真的不知所措,徐伊景卸妆卸的倒显得格外心无旁骛,只是李世真仍然细微的观察到她的手法毫无顺序可言,看起来只是在用卸妆湿巾反复的擦着自己的脸,这是李世真预料之中的状态,却因为顺理成章的发生而显得格外悲怆。

 

李世真觉得这种情况有点难受。她宁愿徐伊景在冷漠一点或者痛痛快快的显示出自己的慌乱,而不是这样平静着压抑。

李世真有这种考量并不出于任何一种关心,反而是个相当自私的念头,她以一个和徐伊景相对疏远又相对亲近的关系卷到这件家事中来,什么都不做会显得冷漠,徐伊景也没有给她一个原谅自己无所作为的机会——一个不需要安慰不需要理解、也无法鄙夷漠视的当事人,才是对作为旁观者的李世真来说最头疼的问题。

她现在能够理解徐伊景在得知这个消息后依然上台演出的心思——即便在这种悲拗面前,徐伊景依旧选择了给节目组留下一个应对突发事件的缓冲时间,来让节目组能够消化这件不幸的消息,及时的做出正确的反应,把整件事的冲击减到最低——只是下了台、在私人空间里的徐伊景不需要对李世真的情绪负责,她也没有办法再去照顾到身边这个人的心情,李世真只能自己想办法来化解眼前的压力。

徐伊景演出穿的白衬衫加牛仔裤,倒是不需要换回原来的衣服,卸完妆收拾完东西就坐在那,眼睛盯着窗子外面出神。

李世真用手撑着额头,在指缝中偷偷的观察着旁边的人,徐伊景在这个时刻依旧挺得很直,相比之下,反倒是爱驼背的自己看起来更丧一点。

因为这种对比让李世真别别扭扭的挪了挪屁股,把背脊稍稍挺直了些。徐伊景似乎被衣料的摩擦声打断了思绪,“手机给我吧。”

李世真嗯了声,从包里翻出来两部手机递过去,徐伊景抽出了私人那部,“这边的消息都回一下吧,问情况的回一句感谢,业务上的事情你和金作家商量着处理。”

“那个……密码?”李世真大约太急迫的想要和徐伊景产生沟通,声音里不禁带上了一点颤抖。

徐伊景因为这点失态有些意外的看了一眼李世真,但很快就把目光转回到手机上,“密码是M,赵部长和你联系了吗?”

“内……”李世真只能据实以告,“说他们那边会负责公关的。”

徐伊景用兴味阑珊的点点头结束了这个话题,李世真见她已经开始处理事务,也只好低下头开始工作。

 

徐伊景的手机用的仍是出厂自带的壁纸,李世真忍不住挑了挑眉,即便她觉得这件事发生在徐伊景身上很合理,但依然觉得一个女艺人能克制住不改屏幕是件很不可思议的事情。

帮徐伊景处理工作其实有些棘手,除了问候的朋友以外自然也有一些工作上安排的变动,想来金作家那边应该更忙得团团转,李世真自己处理掉了一部分,再把剩下那些整理成比较清楚的文档一起发给了金作家。

李世真完成这一切用了二十几分钟,再抬起头来的时候车已经出了首尔上了高速,她原本想同徐伊景说一声,一转头,却看见徐伊景扬着头看着车顶。


评论(19)
热度(196)

© 社会你八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