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OC到理直气壮的同人文。

和公开DISS过的明星成了利益共同体(⑧)

错峰发文。

很气。

——

/这里是电梯间哦/

  √4  6÷2  24÷6    抱拳了老铁请双击      6翻了    撕衣

塞以  B  腰细  十五贰零快乐  应该是十六吧  十七  忘了,反正快完结了

我就任性的不数了你打我  完结

-

-

CH18

 

自然不是因为车顶上有什么脏东西。

李世真想说的话被死死的卡在喉咙里,这样的徐伊景让她产生了一丁点……她很脆弱的错觉,即便她知道那是荒谬的误解,但依然不可抑制的心软了起来。

她不是没有经历过这样的时刻——即使她已经很难记得逝去双亲的样貌,但依然能清晰的想起那一次崩溃的全部细节——那不是任何人能够抵挡的痛苦,即便,是看似和父亲已经没有感情的徐伊景。

徐伊景当然是坚强的,但平静和没有眼泪从来不是衡量徐伊景悲伤与否的标准,李世真虽然并不了解徐伊景和家人相处的模式,但她总归明白徐伊景此刻的确不太好过。

她现在有点后悔坐到这儿来,这种愧疚来自于如果自己坐到前排去徐伊景也许能痛快的宣泄出来的念头,但李世真现在也无计可施,她只能强迫自己去忽略这个看起来陌生的徐伊景。

……或者解决这个问题。

 

有这样认知的时候李世真也吃了一惊,只是感同身受这种感觉总有,那个时候她很庆幸有过一个怀抱,所以忍不住的就对着徐伊景生出了这样虚妄的念头。

这想法自然是可怕的,但那样清晰的冲动在李世真的脑海里落了地生了根,她太想帮徐伊景做点什么,也太想打破这份僵局。

动作在这种犹豫的情况下总是先于思考,李世真伸出手来才发觉自己的僭越,但事已至此,她只得轻轻的把手放下去,覆在了徐伊景紧握成拳的左手上。

徐伊景似乎是受到了一点触动,她的身体反应表明了她的惊讶,但接着,李世真能感觉到手心里的拳头放松了一点。

……还是需要陪伴的人啊。

李世真觉得这样的徐伊景,有些说不出的心酸。

 

但这样的时候并没能太久,大约只是几秒钟的时间,就听到前面司机敲隔板的声音,“前面出车祸了,大概要三个小时才能到。”

李世真并没有注意到司机说了什么,她完完全全的把注意力放在自己右手上,因而格外明确的感受到徐伊景将自己的拳头撤走的变化——李世真无可奈何的收回自己的手,尴尬的摸了摸鼻子。

徐伊景是要打电话——当然是要打电话,李世真心虚的看着徐伊景的左手掏出口袋里的手机,心里有一点说不清的委屈。

她自然也不需要徐伊景能有什么表示,那显然会让自己更难招架,可是徐伊景用这样的方式……只能让李世真觉得自己自作多情,她甚至忍不住觉得,徐伊景之所以没有第一时间抽出来自己的手只不过是出于一种礼貌,她根本不想接受自己这份好意。

这样的念头比做出冲动的安抚徐伊景的决定更折磨人,李世真已经为自己的莽撞而后悔,但她也清楚徐伊景才是需要被照顾情绪的那个人,因而一边明白自己要原谅徐伊景一边察觉委屈的感受,实在算不得好过。

徐伊景和家里那边报备完消息并没有继续恢复刚才软弱的样子,反而开始继续对着手机忙碌起来,李世真多少有些无可奈何,她觉得徐伊景这种行为多少表明了她在杜绝自己的滥好心,只好悻悻然打开自己的手机也开始找些事情做。

卓那边估计是看到了消息发了问候过来,李世真想对着卓倾诉几句,但又觉得这种事说出来过于矫情,干脆也只是礼节性的回复了一下情况。

 

金作家那边迟迟不回消息也不通电话,估计也是在忙碌当中,反正现在无论如何都是徐伊景最大,工作那边就算有什么对接不好的地方,也不是现在适合说的情形,李世真帮着徐伊景回复了几个新的问候,工作部分的事情倒也没有人在继续扯皮。

李世真忙完这一茬事儿的时候徐伊景还在讲电话,不过说的日语听不明白,表情也看不出端倪,李世真挑挑眉,打定主意不让自己再理会旁边的女人。

 

CH19

 

车里的空气有些发闷,李世真强撑着让自己保持清醒随时待命,但还是在听不懂的日语中沉沉睡去。

李世真睡得并不踏实,每隔一会就要醒来一次,中间还做了许多乱七八糟没有逻辑的梦,简直比睡过去之前还要疲惫。

大约十二点的时候一行人到了目的地,李世真已经醒了一会,倒是不至于狼狈。

 

车刚停下来就有人开了车门,李世真下来一看,是个穿着十分体面的男人,想必是金作家时常提起的那位为徐伊景打理产业的赵理事。

徐伊景没有贸然的进去,在门口站了一会,同一旁候在门口的管家交谈起来,管家说老人这次本就是有了这样的预感才会执意回韩国来,下午小憩了一会就再没起来,梦里过去的,走得还算安详。

徐伊景面上没显出什么,只是久久的不说话,一圈人都站在门口,只听到隐约的被压抑的哭声。

李世真心软,不太受得了这种场面,站的远了些。赵理事察言观色的,过来问要先带李世真进去歇一下。

李世真本来是想说要陪着徐伊景,但在赵理事这个身份面前,这话说得就未免有些可笑,因而往徐伊景那看了看,徐伊景并没有给她一些表示,只是朝理事点了点头。

自然是有了不被信任的感觉在,只是李世真也没法争辩这个,能不给徐伊景添乱已经算是万幸,也就认命的拎着东西跟着理事进去了。

 

“这几天也许招待不周,世真你见谅吧。”理事一面带路一面抱歉。

当真是客套话了,李世真也只能随便答应,“不给徐老师添乱才是。”

想了想又添了一句,“有什么能够帮忙需要我的尽管开口,金作家那边未必能很快脱得开身,有能我做的直说就行。”

“好。”

赵理事嘴上答应,但到了房间还是提醒她尽快休息,没有让她出来帮忙的意思,不过李世真早想过这种局面,倒也没怎么挣扎,谢过赵理事也就关了门。

当然不可能真睡,简单洗把脸拿了电脑出来干活,和赵哥那边打了电话说明了情况,赵哥也安排了一些工作过来,两个人简短的对了一下,挂了电话就各忙各的去。

 

李世真写了两篇稿子才觉得饥肠辘辘,她也有五六个小时没吃东西,只是刚才慌乱之中没什么胃口,如今平静下来倒显得饥饿格外难捱。

原本是打算直接睡过去撑到明天早上,只是在床上躺了一会实在睡不着,出门见整个家里到处有人忙碌,也没存着麻烦人家的打算,想着来路上经过的一家加油站的便利店,打算自己出去买些食物。

备份的车钥匙徐伊景放在自己这也忘了拿走,李世真挺省事直接开车出去,结果到加油站刚想进去,隔着玻璃就看到了徐伊景在柜台那站着。

李世真听赵理事那意思是说徐伊景带人去把老爷子接到灵堂那里,现在不过半夜三点,不知道是去的路上还是已经回程,但反正看见了也要打个招呼,李世真没多想,也就开门进去。

李世真走进去的时候徐伊景正付完钱往外走,手里拿着一包七星和打火机,见着李世真有点惊讶,但还是挺从容的把烟收了起来。

多少有了点秘密被自己撞破的小得意在,李世真也就挺大度的当做没看见,上去问了问情况。

“刚回来,叫理事把我放下了,”徐伊景捏着口罩往下拉了拉,“想走走……你怎么出来了?”

“有点饿来着,”李世真说着抄起身边货架上的巧克力派和两瓶果汁,“看大家都在忙,不好意思打扰,就出来买了……我开车来的,跟我一起回去吧,赵哥说有不少记者想往这边赶,被不小心拍到了也挺烦的。”

徐伊景没做声,只是点了点头,等到李世真结完账,便跟着她一起出了门。

 

两个人上了车都没说话,往前开了一段,徐伊景让她走旁边一条小路,李世真听话拐进去,越走越觉得有些荒芜。

李世真开车走夜路走得多倒是不怕,心想徐伊景应该是想避一避的,放缓了车速问徐伊景要不要停下来待会。

徐伊景点了点头,摇下自己那侧的车窗掏了烟,挺利落的咬在嘴上点了。另外一只手把烟盒递给李世真,李世真想想自己确实有点倦了,也就拿了一根,点上之后吸一口,觉得脑子清明了些。

徐伊景那边干脆不抽,只捏在指尖烧着,李世真和她一起看着它燃了小半寸的烟灰,徐伊景伸手弹了弹,烟头亮起来又迅速的暗淡下去。

“以前我上大学的时候接了好多枪手的活,”李世真吐出一口烟来,“熬夜写东西,就靠抽烟撑着。”

徐伊景也吸了一口,但并不作声。

“那时候拼命想赚钱,日子过得颠三倒四的,”李世真笑笑,“后来毕业找了正规工作,倒是没怎么再熬过夜了。”

徐伊景仍盯着手里的烟,“烟也戒了?”

“哪儿说得上戒,本来也不上瘾,”李世真弹了弹烟灰,“可是有时候忙起来就死活想抽上一根,其实明明也能靠咖啡扛过去的,就是脑子里会想。”

徐伊景也动了动嘴角,算是笑了笑。

“走吧。”


评论(23)
热度(215)

© 社会你八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