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OC到理直气壮的同人文。

和公开DISS过的明星成了利益共同体(6翻了)

小长假超充足更新。

简直想给自己打钱。

喵说今天超甜。

——

/这里是电梯间哦/

  √4  6÷2  24÷6    抱拳了老铁请双击      6翻了    撕衣

塞以  B  腰细  十五贰零快乐  应该是十六吧  十七  忘了,反正快完结了

我就任性的不数了你打我  完结

-

-

CH20

 

李世真第二天醒来时已经过了十点。

这个点说什么都有点尴尬,李世真听到外面各种声音,心想人家大约是已经开始忙碌起来了,还好自己昨晚买的食物还剩下许多,干脆洗漱完在房间用了早饭。

吃饭的时候李世真看看手机,努力想要找补一点今天早上晚起的事实,但遗憾的是除了玛丽的那个群在讨论徐伊景去世的父亲以外没什么别人找她,李世真心下不免有些惶恐。

思来想去还是先联系了金作家,问她是否到了仁川,那边回她已经跟着徐伊景去到灵堂布置了,李世真还没想好回些什么,那边又发来一条说黑衣服和换洗的衣物已经备好放在她房间门口,吃饭的话找人吩咐下就行,可以多休息一会。

金作家的话自然不是有意讽刺,但李世真自己觉得万分愧疚,她把自己当做工作人员,但人家偏偏视她做客人,李世真心再大也不可能坦然接受。

李世真拿了衣服换上,一个人在房间里又不知道要做些什么,羞愤的萌生了回首尔的念头,当然也就是想想,这时候自己要是还添乱那可就太不是东西。

 

好不容易熬到徐伊景她们回来,大家一起吃了午饭,饭桌上没人说话,李世真也不好意思同金作家要些事做,倒是徐伊景提了一句说下午要请人去灵堂那边盯着,可李世真也不可能把这种活揽在自己身上。

李世真严格来说对葬礼的流程也是知晓的清楚,但她也不能说“我有经验我帮你”这种丧尽天良的话,因而也只能是在一边如坐针毡的吃饭,插不进什么嘴去。

本来李世真想说到了下午有参加葬礼的人过来自己兴许能帮得上什么忙,但仍旧事与愿违,论安排房间这种事管家做的得心应手,至于招待客人……她根本就不认识那些商界大佬,人家也挺自觉的忽略她,直接上去和理事作家他们打招呼去了。

李世真穿一身小裙子傻矗在那,人也长得漂亮,来往宾客还少不了要问一句这是哪位,多半以为老爷子晚节不保找了个小的,要么以为哪儿来的私生女来分家产,这种情况下李世真不用金作家暗示,自己就灰溜溜的回了房间。

进屋之后更无事可做,李世真想了想,把这两天的事儿一股脑的全槽给金元卓听了,花美男同志先发了一串哈哈大笑的表情过来,李世真还没想好用哪张表情包怼回去的时候那边直接一个视讯打过来了。

李世真没好气的白了那边做头发的卓一眼,卓笑嘻嘻的看着她,“叫你作吧。”

李世真听了来气,“我哪儿作了?”

“说了是ANTI饭了嘛,哎一古,对人家稍微释放一点好意就觉得自己可伟大了,被拒绝了还特别委屈。”

“这是善良啊!善良的品格来着!”

金元卓切了声,“不是因为有愧疚感的话干嘛这么急着表现自己?假如其他人摊上这样的事情,难道不是先可着对方来而不是先想自己吗?”

“无论如何都想要帮忙总是没错的吧,这种情况不分担一点还是人吗!”

“假如我遇到这件事的话,就会想着啊TAK需要我在身边而不是想到自己能够做些什么了吧。”

“呸呸呸,”李世真白了他一眼,“咒叔叔有意思吗?再说了,如果是你遇到这件事我也是需要安慰的那个人好嘛?这个例子太瞎了吧。”

“就打个比方啊,”金元卓无辜脸,“换成你家玛丽也行,总归都是以玛丽为主吧?就算人家不需要什么帮忙也是照单全收,只要对方感觉好做什么都行对吧?”

“不是这种,”李世真摇摇头,“是人家拿我当客人,感觉很奇怪。”

“这有什么奇怪的?”金元卓挑眉,“你不是本来就是客人吗?”

“我是工作人员啊?”

金元卓翻个白眼,“你一个文字编辑的工作不就是写通稿吗?你还想做什么?”

“总归还是有用得着……”

“这不是没有需要你帮忙的地方吗,”卓打断了她,“难道你期望人家还再创造点什么工作机会给你吗?不需要你帮忙的意思就是人家完全能忙得过来了,这种事情上就不要给自己加戏了好吧?”

“哦……”

“不是我说你啊李世真同志,”金元卓对着屏幕整理了一下傲娇的几缕毛,“你这样很危险。”

李世真瞪大眼睛,“我温和的要起飞了好嘛?”

“就是因为温和的要起飞了才危险啊,”卓老神在在的摇摇头,“一个对正主都能温和的ANTI饭还不够危险吗?”

“啥?”

金元卓把脸探到屏幕前边,贱兮兮的挑了挑眉。

“这样下去,可是会成真爱粉的哟~”

 

CH21

 

本来被金元卓那样说完李世真差点准备来个仁川三日游以正视听,然则代价太大成本太高,李世真也就作罢。不过和卓谈完之后多少摆正了些心态,帮不上徐伊景这边就多花些时间处理公司那边的事务,到底不至于真的无事可做。

李世真忙,徐伊景自然更忙,遗产、葬礼和工作的事情都赶到一起去,都是得亲力亲为的事情,直到葬礼那天李世真才算再见了徐伊景一面。

老爷子生前有过嘱托说一切从简,但徐伊景处在这个风口浪尖上自然是不能把葬礼搞得太狼狈,因此该请的客人还是一个未少,只是时间上略有些仓促,未到五日便准备下葬。

葬礼上午举行,下午便有人离去,留下的一部分是老爷子的挚友,一部分则是借这个机会活络关系的商人,徐伊景都要打点到了,因此也未尝得闲。

 

赵理事和金作家上午参加完葬礼便匆匆离去处理公司的事务,李世真虽没有打听过,但也知道这些商业部分的事情很有些麻烦,自己只学了些应付记者的空话,具体的部分还是不甚了解。

因为葬礼不允许媒体参加,李世真下午和日韩集团的宣发那边一起写好了给各大媒体发的通稿,一切忙完也过了八点,正好赶上和作家他们一起吃了外卖。

徐伊景连熬了几个夜,下午四点多的时候就被作家赶回去睡觉,到八点半也醒了,跟他们一起吃了口东西。

徐伊景从不会和自己的身体过不去,所以除了必须要减重的时候从来不会不吃东西,但今天确实是刚睡醒不大有胃口,强撑着吃了半碗拌饭,也就歇下来了。

小房间里充满了饭味,吃饱了便觉得腻了些,作家随手开了窗户,但暖洋洋的风吹过来更令人疲倦。

四个人规规矩矩的坐在位子上,但面容上都有不同程度的倦怠,混杂着些许悲伤的疲软,连最会活络气氛的金作家也实在说不出什么话来。

 

时间一到八点五十,金作家和赵理事就强打起精神准备去开电话会议,房间里只剩下徐伊景和李世真。

“徐老师再去歇会吧?”

“困但是也睡不着了,”徐伊景捏了捏鼻尖,“你忙完了吗?”

李世真倦到垂下眼来,“嗯,剩下的赵哥那边来负责了。”

“早些休息吧。”

“也是睡不着的,”李世真勉强笑笑,“脑子还亢奋,就是有点累。”

徐伊景似乎考虑了一会什么,半晌才开口,“今晚升你做陪酒常务。”

“嗯?”李世真没听清楚,坐直了身子,“干嘛?”

徐伊景笑笑,从桌上摸了车钥匙扔过去。

“走了,买酒去。”

 

和徐伊景一起吃饭的次数很多,但喝酒还是头一次。李世真把一整箱清酒搬上楼的时候,整个脑子还是没有转过来。

能一起喝酒自然是有被信任的证明,李世真小小的挣扎了一下,还是把最后一点点不安从脑海里驱除出去,毕竟要说李世真还能有什么强项,喝酒绝对是其中闪闪发光的一点。

徐伊景指使李世真扛着酒上了阁楼,李世真心想自己感慨人家家大业大也不太合适,手脚麻利的搬了坐垫开了天窗,也是天气晴朗的日子,还能从天窗里望见几颗星星。

“也没有下酒菜,将就下吧。”

徐伊景顺手拿了一瓶酒,也没用杯子,看起来是喝起酒来豪放的那一派,只是坐回去的时候又坐的规规矩矩,李世真觉得她实在很有些矛盾。

“喝酒的时候就顾不上吃东西了,”李世真也放弃了杯子,像在汗蒸房一样盘着腿坐着,“喝啤酒才需要下酒菜呢。”

徐伊景笑笑,用手里的瓶子撞了一下李世真的,“世真看起来是行家啊。”

两个人各自喝了一口,李世真这才说话,“赵哥有时候要我陪他去应酬的,教了我好多酒桌上的规矩。”

徐伊景深吸一口气,“叫你去陪吗?”

“因为是办公室里酒量最好的,”李世真耸耸肩,“赵哥说这种酒量也很难嫁出去了。”

“毒舌的人说这种话,”徐伊景安抚似的笑笑,“倒是算不得真的。”

 

CH22

 

两个人半瓶清酒下去,都觉得身上暖洋洋的,连徐伊景都坐的随意了些。

“我一直以为徐老师您是不喝酒的。”

“以前父亲管的很严,所以基本上滴酒不沾的,”徐伊景这话说起来并无多少伤感的意思,“后来叛逆着出道了,刚开始那几年要自己去应酬,酒量就这么练起来了。”

徐伊景不伤情,李世真倒是不能不小心的,干脆避开了父亲的话题,“作为歌手喝酒还是挺伤的吧。”

“也不是真的有歌唱天赋的人,在意嗓子还不如在意一下自己的脸。”

两个人漫无目的的闲聊着,一瓶酒也就下去了。

 

李世真稍有些挫败,她问的问题徐伊景虽然如数答了,但到底都是些想得到的答案。不过想来徐伊景毕竟是天后级别的人物,这些说不定也是被磨炼成本能的回应。

这样想的时候徐伊景那边挑了话头,“听金作家说世真有个妹妹?”

“姨妈家的妹妹,”李世真从来都很得意颂美,“和我不一样,妹妹是有出息的孩子呢。”

徐伊景侧了侧头玩笑道,“所以跟我干活很没出息吗?”

“不是那个意思,”李世真因为徐伊景的玩笑话而活跃了一些,“是跟您一样以后可以干大事的人。”

“世真呢,不羡慕这样的生活吗,”徐伊景重新开了一瓶酒,“形象上完全可以出道了。”

“徐老师知道TAK吧,”得到肯定答复李世真才继续说下去,“签下TAK的时候也有问过我要不要出道,心动过来着。”

“怎么没去呢?”

“做练习生的工资……没办法交房租的,”李世真耸耸肩,“颂美的学费、家里的房租、还有给家里的补贴……当练习生就没有办法挣外快了。”

“那么现在呢?”

“什么?”

“现在还有这样的想法吗?”

“理性上来说,知道这个年纪已经不可能了,”李世真坦然,“不过就算从感性上来说,好像也不会为此而动心了。”

徐伊景不答话,只是喝一口酒,等着李世真说下去。

“在公司呆了很久,总是发现之前接触过的某某没有消息了,也没有通稿也没有通告,”李世真笑笑,“因为太清楚这个娱乐机器的运转规律,所以会察觉心灰意冷。”

“有能力却因为这种事情放弃的话,倒是很可惜的事情。”

“假使脸皮厚一些,认为自己能够得到您的关爱,您也依然无法对我说出再去试试这种话吧?”李世真看得开些,“太清楚的路……走起来其实会更忐忑。”

徐伊景不置可否,“就算是这样……也总有想要达成的愿望吧?”

李世真觉得这样的徐伊景有点奇怪,但她察觉到更多不受控制的东西在脑海里漂浮着,“有啊,比如能够和玛丽一起工作啊、把您的唱片做出成绩来、给姨妈和颂美换更好的房子……都是这样的事情,但要说那样的终极愿望从来没想过,等妹妹能够独当一面的时候大概才会考虑这些事情吧。”

“说的都是帮着别人的事情,世真不想想自己吗?”

“说挣大钱算是很肤浅了吧?”李世真笑得眼睛弯了起来,“但是好像就只有这个念头。”

“或者……恋爱呢?”

李世真现在才察觉了这个圈套——提出喝酒的徐伊景始终都没有倾诉,反而是自己竹筒倒豆子般的全部招了。

“没有认识新人的机会啊,要么就是爱豆,”李世真做了一个“你懂的”的眼神,“不过徐老师您……应该比我更在意恋爱这件事吧?”

“错过了好好恋爱的年纪,以结婚为前提交往的话对方又会觉得我太强势,”徐伊景并不对这个提问感觉到抵触,但也说不上回答的多真挚,“久而久之也就不再重视了。”

“还是有个人陪着好些,”李世真想起前任多少有些触景生情,但仍旧努力把这一点酸涩变得欢快一些,“至少……喝多了的时候也不用担心安全问题,是吧?”

徐伊景拿酒的动作顿了顿。

“至少今天晚上,”她愉悦的拧开了一瓶新的酒,“你也可以很安全。”

 

 

 


评论(44)
热度(245)

© 社会你八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