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OC到理直气壮的同人文。

和公开diss过的明星成了利益共同体(十)

渣男!

徐伊景你是渣男!

今天放心的发文。

——

/这里是电梯间哦/

  √4  6÷2  24÷6    抱拳了老铁请双击      6翻了    撕衣

塞以  B  腰细  十五贰零快乐  应该是十六吧  十七  忘了,反正快完结了

我就任性的不数了你打我  完结

-

-

CH23

 

李世真喝的着实不算多。

她确认自己百分之百没有说出什么掉马的话来,也挺清楚的记着自己是怎么拍着徐伊景的肩膀说要开心一点要幸福一点的,记着自己是怎么双手托腮用含情脉脉的眼光凝视着徐伊景说徐老师您真好看的——至于她觉得自己喝的不算多,是因为她更清楚的记得,对面的徐伊景是怎样慈祥又温暖的微笑着把这些东西照单全收的。

……那喝多的肯定是徐伊景嘛。

 

当然突然回忆起这些画面的早上李世真还是悚然一惊,对着天花板生生的发了两分钟的呆,随即后知后觉的拿起了床边的手机。

既没有呕吐也没有任何磕磕碰碰的迹象,甚至还能记得给手机充上电再睡觉,李世真倒是觉得安下心来,只是摁亮手机时难免面部抽搐了两下——一下是为了还不到早上八点的当前时间,一下是为了这个要了命的新桌面。

……excuse me?

自然是昨天酒后的后遗症之一,李世真还是能回想起来自己是怎么开心的提议徐老师我们自拍吧然后直接凑过去咔嚓了一张,然后自己美滋滋的换上了桌面的一系列动作,徐伊景在这个过程中虽说毫无反应,但也好歹在咔嚓的同时条件反射似的贡献了一个标准八颗牙港姐微笑,至于旁边的自己……和徐伊景拍照有必要开心到鱼尾纹纹都出来吗?

李世真狠狠的叹了口气换了桌面,但这张照片再三下定了几次决心,也还是没能确认删除。

……妈蛋艹。

李世真猛灌两口白水,这才觉得稍微平复了一些。

 

洗完澡再出来已经是八点半,虽说李世真醒酒能力不错,但也确实挨不住肚里没食儿,换好衣服就出来觅食。

李世真下楼的时候正好看见金作家从门外回来,好奇的打了个招呼,金作家说是刚从机场回来。

昨晚徐伊景半点都没透露自己早上七点半就要飞大阪的消息,李世真想起自己最后一次确认时间已经是快两点,心下不觉有些愧疚,赶紧问了问徐伊景的情况,金作家说她看起来没什么大碍,李世真这才安下心来,和金作家一起用了早饭。

徐伊景回日本是为了集团的事务,即便徐伊景重心不放在集团的事务上,但毕竟也半推半就的成了董事长,或许她未必要自己握着这个大权,但也得让其他人知道自己随时有接管集团事务的能力,但这些就不是很少接触集团事务的金作家和李世真能够帮得上忙的事情,因此陪着徐伊景的只有赵理事一个人。

主人回了日本李世真和金作家自然也没必要继续在这边待下去,中午时分两个人收拾好东西就回了首尔。

 

李世真在车上睡了一觉,做了个挺奇葩的梦。

梦中的自己仍是徐伊景的黑粉,然而身份却成了徐伊景的经纪人,给徐伊景接了个丛林法则一类的真人秀节目,想着能折磨一下徐伊景也是极好的。

梦里录制的时候是在野外,大家摸爬滚打了一天,徐伊景也浑身脏的不成样子,李世真掏出手机就想把这个画面拍下来黑她,然而不知怎的,徐伊景突然对着镜头乐了一下,自己也就下意识的转过身去和徐伊景来了一张自拍,还乐得像个傻逼。

梦做到这儿的时候李世真就被自己的脑洞吓醒了过来,挣扎着看向窗外,却意外的发现这并不是回公司的路。

李世真正想张嘴问呢,车已经在路边停下了,金作家拍拍李世真示意她下车。

“MO?”李世真迷迷糊糊的下了车,“这是哪儿啊?”

金作家打开车门,毫不在意的回答着。

“朴建宇家咯。”

 

CH24

 

李世真有点懵逼。

朴建宇是谁李世真自然知道,当年和徐伊景轰轰烈烈闹了七年绯闻,随即退隐宣布转战幕后的超级天王,但李世真并不知道拜访朴建宇也是今日的行程。

“为什么去见朴建宇……”李世真打了个呵欠,“有要拜托的事吗?”

金作家挑挑眉,“……不是世真你拜托的?”

李世真愣了一下,“MO?”

金作家一脸无辜,“伊景说让我带你过来找朴先生。”

“我没有啊,”李世真慌忙摆摆手,“天地良心,我真没说过。”

金作家皱起眉毛,“可是……”

“徐老师怎么跟你说的?”李世真用力的在脑海里过了一遍昨晚的对话,发现除了谈到恋爱这个话题有可能想到朴建宇以外,实在想不到任何可能跟这个人挂上钩的部分。

“说是觉得世真这么年轻应该有更多的出路,”金作家解释着,“而世真你说想要和孙玛丽一起工作,就拜托我带你来找筹备5mic新专辑的朴建宇。”

“我没听懂,”李世真黑人问号脸,“这是什么意思?”

金作家用很复杂的目光看了一眼李世真。

“……先进去再说吧。”

 

朴建宇的家布置的相当不错,李世真却完全无心欣赏。

忐忑不安的思索着徐伊景的用意,却实在是十分徒劳,李世真无论如何也搞不清楚她这个举动到底要做些什么,即便是突然福至心灵想和朴建宇重修旧好……那也不用把自己一个文字编辑扔过来吧?

正想着的时候金作家和朴建宇从书房出来了,李世真第一次见到朴建宇真人,虽然不比年轻时候在电视上那么帅气逼人,但还是有一份儒雅的气质在,李世真对他到没有什么恶感。

金作家拉着李世真到朴建宇面前给两个人互相介绍,李世真虽然好奇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但也还是保持了礼貌伸出手来,朴建宇则上下打量了一会李世真,这才伸手和她相握。

李世真直觉上觉得朴建宇这一眼并不像她想象中的那么浅薄。

“世真小姐,以后要多多关照了。”

“哎……”李世真慌乱的鞠了一躬,“前辈才要多多关照我才是。”

朴建宇笑笑,转头看向金作家,“明天到公司让世真过来找我?”

金作家点头笑笑,“这样也好。”

李世真完全不知道两个人在完成什么秘密的PY交易,一头雾水之中就听见自己被点了名。

“那么世真留下联系方式吧,”朴建宇掏出手机递到李世真手上,“明天我到了会联系你。”

李世真作为后辈也不好意思说咱先把话讲明白了,老老实实的给人留了手机号码。

“OK,”朴建宇笑笑,“那么明天见吧。”

李世真心说我这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呢,金作家已经拉了她道别。

 

李世真懵逼着跟金作家走出去上了车,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您能不能先告诉我……今天这出是什么情况?”

金作家摸了摸鼻子,“嗯……你也知道伊景这个情况,专辑的事情可能要缓一缓。”

李世真的心里突然升起了一点不妙的预感,但她不太能确定,“所以?”

“世真不是提出了想和玛丽小姐一起工作吗,”作家的表情有些迟疑,“就……”

昨晚喝酒的时候那些画面一点一点的浮现在李世真的脑海里,她清晰的回忆起来徐伊景是怎样轻松的让她说出了那些话来——这让李世真感到恶心。


“我那只是随便一说,”李世真深呼吸,“现在是要把团队解散掉的意思吗?”

“不是……”金作家的声音有点小了下去,“那个,世真的工作都完成了,所以……”

金作家混合着探究和愧疚的表情让李世真倏尔之间冷静了下来,“所以,只有我?”

“嗯。”金作家犹豫着点了点头,“伊景她大概因为考虑到你是年轻人,会更想和年轻人一起工作……”

“我知道了。”李世真冷漠的打断了金作家的辩解,“我明白的。”

她想负气再说出谢谢两个字,但是觉得那样未免过于刻薄,她不懂徐伊景怎么想的,但金作家很无辜,她还能有理智分辨清楚这一点。

李世真不能分辨出自己到底在气什么,也许是气徐伊景从来没有透露出半点消息,也许是气徐伊景故意装亲近套她的话然后做出这种事,也许是觉得自己对徐伊景太过真诚而显得现在格外愚蠢……她努力尝试着用“我本来就不想和她一起工作”来说服自己,但是都是徒劳。

她被背叛了,被一个自己决定背叛很久但却一直没那么做的家伙反背叛了——这听起来实在是很有些荒唐。

“所以,”李世真故作轻松的想挽回一点尴尬的气氛,“以后就和我没关系了?”

“当然不是没关系,”金作家大概也看得出来里面有什么隐情,“只是很长一段时间里没有世真能够做的事情……”

李世真想回她一句不要说自己都不相信的话来糊弄我,但她没办法这么说,事实上,她什么也说不出来。


评论(54)
热度(178)

© 社会你八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