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OC到理直气壮的同人文。

和公开DISS过的明星成了利益共同体(撕衣)

谁说徐伊景是渣男的?

站出来!

自暴自弃的发文。

——

/这里是电梯间哦/

  √4  6÷2  24÷6    抱拳了老铁请双击      6翻了    撕衣

塞以  B  腰细  十五贰零快乐  应该是十六吧  十七  忘了,反正快完结了

我就任性的不数了你打我  完结

-

-

CH25

 

李世真去三十楼收拾东西的时候其他人正在开会,整个办公室里空无一人,李世真也并不想和其他人遇到。

并不是说很难解释这些事,朴建宇这三个字在他们这代人眼里还能算得上是一块金字招牌,说是跟朴建宇工作多多少少都是脸上有光的事情,保不齐还会觉得是徐伊景特别关照——但李世真自己都想不通,徐伊景何必这么关照自己。

李世真抱着自己的整理箱在楼梯间里坐了一会,有几次想给徐伊景发消息问这到底是为了什么,但最后还是生生的忍住了。

这并不是一个不好的结果,能参与爱豆专辑的制作是李世真梦想的事情,但李世真也不能相信仅仅是因为自己有这个意愿,徐伊景就要替她完成这个梦想——如果她真的想帮她做些什么的话,那至少也该亲自上阵——李世真想起金作家疑惑又愧疚的表情,她实在难以相信这个解释。

 

回到宣发部的李世真自然得到一群人的瞩目,赶紧把这个官方的解释丢了出来才得以保命,隔壁小金星星眼托腮,说姐你现在简直是飞上枝头当凤凰有没有。

李世真气不打一处来,和小金恶狠狠的斗了几句嘴,一边捧着咖啡的赵哥走过来听了墙角,“咋的,火气这么大,被人甩了?”

……还真他妈的是被甩。

李世真一时气到接不上话,还好朴建宇的电话解救了她,李世真哼着歌扭着屁股转着圈就出去了,到电梯里才忍不住悲从中来。

到底还是骗不过自己,李世真丧着个脸,努力对着电梯里的镜子挤出一个微笑,但实在是过于难看,最后还是换上个严肃好学的表情,进工作室和朴建宇打了招呼。

朴建宇并没有经济公司,自从当年隐退后一直单干,如今工作的这个地方也是临时给他的,但李世真看得出来朴建宇有很用心的收拾过这里。

“前辈真的很爱干净啊。”

“哦,”朴建宇笑的温和,“这样工作起来也会安心些,对吧。”

李世真点点头,“不过那个,说起来很不好意思,我还不知道自己可以做些什么呢。”

朴建宇有些意外的挑了挑眉,“不是说来做项目统筹吗?”

李世真咬咬牙,“实际上,我是宣发部的编辑,在徐老师那里也做的文字类的工作……”

本来以为朴建宇会面露难色或者思考一会什么的,但李世真想象中的事情并没有发生,“我记得你们宣发部培训里面有乐评这一项吧。”

话都说到这份上,李世真也不可能打退堂鼓,“在来公司之前,我在专业的乐评杂志当编辑。”

朴建宇笑笑,“而且听金作家说,是5mic的粉丝吧。”

“嗯,”李世真点点头,“是这样没错。”

“这样来说,其实已经很有帮助了,”朴建宇笑笑,“世真你如果跟过了徐伊景的组,应该很熟悉专辑制作的流程吧。”

“大致是知道的,”李世真点点头,“但肯定不如您有经验。”

“我毕竟是外聘的,有很多资源调配最好需要一个你们公司的自己人来开口协调,我本来也不是非常喜欢在这种细枝末节的东西上纠缠,如果世真能完成这种任务的话,对我来说就太感激了。”

朴建宇的话里实际上漏洞百出,但他有非常令人信服的姿态,李世真也只是略一迟疑就相信了朴建宇的说辞,非常感激的去准备朴建宇所需要的5mic组合所有舞台资料去了。

 

朴建宇这边看李世真欢天喜地的样也是长长呼了一口气,想了想,拿手机发了一条消息。

“你还真是什么人都敢往我这送。”

那边过了半晌才回复。

“能教出来最好,不行的话,也不必感到有任何压力。”

“倒不至于,这孩子看着还挺聪明的……什么来头?宣发那边老赵的亲戚?”

“不是。”

那边正在输入了一会,但迟迟不见消息过来。

“老板的人?”

那边继续沉默了一会,直到朴建宇的手机屏幕暗了下去才发来了消息。

“她是……”

“我的人。”

  

CH26

 

即便心里存着疙瘩,但徐伊景此刻还在日本,又是给自己的偶像做专辑,李世真依然投入了十分高涨的热情。

朴建宇原本提心吊胆怕李世真太小白搞砸这些事儿,但李世真表现的出乎意料的好,朴建宇也确实从“创造一点事情给你做”的阶段解放出来,开始给李世真一点实质性的任务。

5mic并不算很大势的女团,相反成员们各自单飞的成绩却还不错,公司这一把也算是试水,如果专辑卖的好的话那还可以集体活动,如果卖的不算好的话就当名存实亡,所以这一张与其说是专辑,其实也就是只有两首新歌的迷你EP,所以李世真能参与的部分也不算太多,前期忙完,自然就要回宣发那边干活。

李世真虽然才二十五岁,但已经算得上宣发部里最大的前辈,能有这样的工作机会大家也不会说什么,顶多是希望自家手上管的那些爱豆明星也争两口气,带自己也出去见见世面,当然大家也没假到李世真回来上班还来嘘寒问暖,也就挺平常的对待,李世真自然更不可能出来得瑟。

 

正好李世真忙完卓那边新戏也杀青,为了等卓,李世真也就干脆在办公室泡着,赵哥开完会拿个咖啡杯晃悠晃悠进来了,“还没走呢?”

李世真头也没回,“等TAK呢。”

“哎呀,”赵哥啧啧两声,“我也想要年轻俊俏的小爱豆呀~”

李世真白眼翻到发际线上去,“您想要小爱豆,人年轻俊俏的小爱豆要您干吗?”

“你这话说的哥哥我很心寒,”赵哥做了一个受伤的脸,“刚给徐伊景开完会,居然还要被你伤害。”

李世真听到徐伊景这个名字还是稍有些尴尬,过来一会才答道,“徐伊景回来了?让她给你唱个《被遗弃的孩子》安抚你怎么样?”

李世真依稀记得徐伊景出道的时候,是有这么首歌的。

“徐伊景还没回呢,要回你肯定第一个知道,”赵哥依然不太搞得清楚状况,“那什么被遗弃的孩子是一首歌吗?”

“……是吧,”李世真想了想,“应该是。”

“哈哈,”赵哥往自己屋里飘回去了,“世真你是伊景的真爱粉吧?”

李世真气哭,“呸,我是ANTI粉!”

赵哥声音远远传过来,“别害羞呀亲~”

李世真深呼吸,亲你妈个大头鬼,正咬牙记仇呢,旁边冷不丁传来个声音,“第一,被遗弃的孩子是酷龙的歌,徐前辈那首叫被遗弃的我。”

“我去!”李世真被不知何时出现在办公室的金元卓吓的一蹦,“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门又没关,我走进来的啊,”金元卓一脸“你制杖吗你持矢吗”的表情看着李世真,“而且第二,你就算不是徐前辈的粉丝,也不至于爱上对家公司的明星吧?”

李世真一脸“你才制杖你才持矢”的表情看着金元卓,她自认她的韩文应该比金爱豆稍微好一点,但她完全没有听懂这句话的意思,“什么玩意?”

卓同志一脸嫌弃的用两个手指拎起李世真未关好抽屉里的Q版人偶钥匙圈,“喏。”

李世真面部极度扭曲中,“……你说这是谁?”

“还能谁?张素娜啊!”金元卓两眼一翻手指松开,那个人偶又跌跌撞撞掉回抽屉里去,“刚和她拍完戏,刚进组就一人送了一个,上楼的时候被我丢垃圾桶了。”

“你是说,”李世真战战兢兢的捏起那个人偶钥匙扣,“这他妈的是张素娜?”

金元卓这才发现李世真不对劲,“是啊……怎么了?”

“……这他妈的不是徐伊景?”

花美男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大姐你行行好,你看这玩意从头到脚除了是个女的以外哪儿他妈像徐伊景了?”

诚然,李世真确实发现,这玩意从头到脚都没有一点像徐伊景,即便是Q版,也是十成十的张素娜。

“这个,”李世真两眼空洞印堂发青面如死灰,“是徐伊景第一次见我的时候,亲手送给我的。”

 

金元卓眉毛都要飞到天上去,“……excuse me?”

“我也很想问excuse me,”李世真虚弱的瘫在自己的工位上,“你觉得,这代表着,什么呢?”

“我虽然不知道这代表着什么,”金元卓扶额,“但我猜你应该也不知道,徐伊景当时说,自己坚决不出官方周边让粉丝破费,所以除了公司年历和伴手礼这种组合周边,市面上的所有徐伊景周边都是非官方的。”

“……”

“我想问,你该不会,”金元卓一边极力忍笑一边做出一张“朋友我为你而忧伤啊”的喜感的脸,“有承认说自己是徐老师的粉吧?”

“……金作家她在徐伊景身边问我,是不是徐伊景的真爱粉,”李世真一脸的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我总不能说我不是。”

“然后徐伊景就给了你这个?”

“我当时还在想啊,”李世真望天,“为啥给我个钥匙扣要笑那么鸡贼,现在我算是知道了。”

金元卓抚摸李世真狗头微笑。

 

“恭喜你,达成了第一次见面就掉马成就。”


评论(42)
热度(215)

© 社会你八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