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OC到理直气壮的同人文。

和公开DISS过的明星成了利益共同体(塞以)

恋爱的季节到了。

希望,这是个充满爱、与、和、平的周五。

和!平!哦!

(我觉得这一章你们可以给我打钱了)

——

/这里是电梯间哦/

  √4  6÷2  24÷6    抱拳了老铁请双击      6翻了    撕衣

塞以  B  腰细  十五贰零快乐  应该是十六吧  十七  忘了,反正快完结了

我就任性的不数了你打我  完结

-

-

CH27

 

金元卓买酒,李世真买醉。

花美男无奈了,“我说李世真,咱们敢不敢有骨气一点?”

李世真白眼翻到背过气去,“请问我该怎么有骨气?”

“我怕你对我的美色有觊觎,”金元卓做了一个瑟瑟发抖的动作,“万一你酒后乱性呢?”

“老娘连张东健和苏志燮都没乱呢我乱你?”李世真切他,“我现在真的是心情太复杂了啊啊啊啊啊啊!!!!”

“不是,你往好处想想,”金元卓眼珠一转,“你未必掉马了,人家说不定只是知道你不是粉丝了而已,应该不知道你是黑粉吧?”

“以徐伊景的恶趣味来看,”李世真哀叹,“我掉马的可能性是百分之九十,毕竟她当时进来的时候,我正在用小号看她的黑贴,她要是记着我的小号的话,这事儿就没跑了。”

“但人这不是没怎么着你嘛,又是带你做唱片又是给你安排新工作的,对你多好啊?”

“话不是这么说的,”李世真欲哭无泪,“你不知道徐伊景这人,简直深不可测,谁知道她干嘛要对我好?”

“觉得你有年轻时候的自己的影子?觉得你坚强单纯不做作想保护你?”金元卓说完自己也觉得不信,“要么就是不根本你这种小角色一般见识。”

“你要放别人身上我还信,”李世真嗤笑,“你要说徐伊景我死也不能信。”

金元卓摊手,“谢谢哦,你又把天聊死了。”

“我跟你说,”李世真灌了一大口酒,“你安慰我没用,反正也把我开了,不可能比这更差了。”

“不是,”金元卓非要掰扯,“你看,你前两天跟我说,你说徐伊景把你从团队里踢出去了,你觉得特不开心,特生气,然后现在你找到原因了,你怎么还不开心还生气呢?要说也是你先diss人家在前吧?”

“是这么说,”李世真算计着,“但是你看,徐伊景她为什么不发现了之后马上就让赵哥换人呢?”

“你不说徐伊景恶趣味吗?”

李世真侧头,“但她为什么突然就不恶趣味了呢?”

“这不是……”金元卓想了想,“这不是人家爹没了吗?”

听李世真那边无法反驳了,金元卓喜滋滋给自己满上了酒,接着分析,“你看啊,人家爹去世了,肯定难过嘛,难过的时候就觉得自己需要更有担更成熟一点嘛,所以啊,人家觉得和你搞这种攻心计太幼稚了,觉得这样不好,人家就改了嘛,是不是?”

卓说完,端着杯子转过身来,“走一……哎?你哭什么呀你?”

李世真背过身去擦了擦眼泪,努力对着金元卓笑了笑。

“没啊……喝开心了而已。”

 

既然李世真连自己都不能说,那么想必是个矫情得很的理由,金元卓一个大老爷们也不想追问,只是很酷的拍了拍肩膀,什么也没多说。

只是这一哭难免坏了喝酒的兴致,好在他俩的关系也没必要到这种程度还非要硬聊下去,把这一杯喝完,卓也就识趣的告辞。

家里就剩一个人自然更觉得不安,李世真强打起精神来把桌上的东西收拾干净,只是心里一直被刚才突然间冒出的那个想法拉扯着实在提不起多大的兴致,她把空酒瓶往垃圾桶里一扔,觉得自己全身都没了力气。

李世真其实并不怕徐伊景认为自己是个ANTI饭,她一直黑徐伊景黑的有理有据理直气壮,徐伊景就算因为这个而对她产生些想法,她也真不觉得是什么大事,她爹娘虽然走的早,但起码还教过她敢作敢当这个道理。

李世真真正怕的,是徐伊景以为自己那个时候的安慰都是虚情假意。

 

这说起来实在有些矫情,只是难免顺着那个思路要想到这上面去。她自己是经过这番苦难的人,自然懂得那种无助的时刻有个人陪着的重要性,但要是知道身边那个人根本就不喜欢甚至厌恶自己,这根本……这根本就是无法承受的双重打击。

徐伊景大约是克制着最后一点礼数没有和自己真的闹翻,李世真回想着自己得知被开出团队时的怒气,才突然觉得这一切都来的如此荒谬。

她很想给徐伊景发一条消息解释自己是很认真的想要去安慰她,但她没有办法打出第一个字,无论怎么说,这都不是一个该发生的解释,何况徐伊景也做出了她的选择。

李世真无端的想起那几个和徐伊景在仁川的深夜,她们交换着心照不宣的秘密,她原本为此感到一点开心,但现在李世真回想起更多——徐伊景欲言又止的表情,以及那些表情下浮动着的,充满鄙夷和失望的心情。

李世真刻意说这是阴错阳差造化弄人,但徐伊景也的的确确不再需要她的解释。

 

这可真遗憾啊。她想。

却依然无法说服自己在初夏的五月,所察觉到的突然的冷清。

 

CH28

 

徐伊景回国回的很低调,但还是被好事者在机场拍了下来,李世真刷到这条“徐伊景现身仁川机场,黑超口罩尽显憔悴”的时候正在奶茶店给朴建宇买无糖奶盖红茶,她有那么一瞬间想到徐伊景喜欢的口味——事实上李世真从来不知道徐伊景喜欢的口味,她只知道徐伊景习惯清淡的东西。

想到这里难免有些怅然若失,李世真等电梯的时候也全然没注意,进去了才发现身后跟着个人。

 

黑帽子黑口罩黑墨镜,难为李世真在吓得差点把奶茶撒了之后能认得出那是徐伊景。

“徐……徐老师?”

两个人不是第一次同乘电梯,但难为李世真能在一个不足两平米的空间里用身体生生隔出两个世界来,徐伊景好笑的在墨镜后面瞥了她一眼,面部表情仍旧四平八稳的应了一声。

李世真一时有点慌张,赶紧转身摁了30层,愣了一会才又摁了自己要去的17层。

李世真一时间心中不停思考徐伊景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已经知道了徐伊景知道自己是ANTI粉这个千古难题,这个问题盘算的她心中又气又急又无奈,只盼着徐伊景赶紧问她点什么打破这份尴尬,但徐伊景那边悠然自在不言不语,眼看着都到五楼了,还是一个字都没说。

李世真难免心中暗想这是不是能算作徐伊景真的和她撕破脸,但转念又想要真老死不相往来也不会跟自己进一个电梯——说到底,这事儿李世真还是觉得自己理亏,不然也不会这么多内心小剧场。

徐伊景站一边贼淡定矗着,眼角眉毛一丝一毫都不带动的,李世真小幅度的做了两个深呼吸,终于忍不住开口了。

“徐老师不去看看建宇老师吗?”

标准答案自然应该是“他忙不忙?”“我先上去放个东西一会下去”“那就过去吧”,但徐伊景眼观鼻鼻观心平视前方,“不去。”

李世真这个哦字听起来颇有一些尴尬。

 

眼看尬聊是聊不下去,也快到楼层了,李世真只能默默闭了嘴,瞅着到十六层的时候一转身朝着徐伊景点了点头,“那……徐老师我先走了。”

礼貌自然是好的,但话说太快真不是什么好习惯——电梯好死不死的就停在了十六层,李世真尴尬在当场,实在恨不能在这一层就下去爬楼。

十六层电梯门口站着的罪魁祸首是个小职员,本来要往里走,结果看到徐伊景在里头,只是很恭敬的点了点头没进来,伸手示意她们先走。

“不进……来吗?”

李世真慢半拍的发问被关上的门卡了一卡,话还没问完电梯门已经关上了,李世真背对着徐伊景狠狠的咬了咬牙,还没等想好什么圆场的话,身后那人就出声了。

 

“世真不是说过这个是艺人电梯吗?所以才不进来的吧。”

李世真听了这话,猛地就打了个激灵。

 

李世真一时不知道自己作何反应,她能记住自己和徐伊景的第一次打交道自然因为徐伊景身份特别,但徐伊景想来也是没忘,这他妈就十分的有些尴尬。

“哎……”李世真觉得自己应该说点什么,但脑子里一时千思万绪,还没开口电梯就停了下来。

……算了。李世真吸吸鼻子,“那什么,徐老师我先走了?”

徐伊景轻轻点点头,但紧接着就跟在李世真身后出了电梯。

李世真眼泪都快下来了,心说不带这么欺负人的,但脸上还是挤出一个几分惊喜几分吃惊又有几分疑惑几分好奇的……艹,老娘挤不出来。

“……徐老师您不是不来吗?”

“我不看朴建宇,”徐伊景也停下来,注视着李世真。

 

“我来看你。”


评论(47)
热度(238)

© 社会你八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