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OC到理直气壮的同人文。

极夜(一)

这是一个徐怼怼和咬人兔的故事。

——

CH2

 

徐伊景付了钱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李世真只得到了一句会有人联系你的承诺——只不过那看起来有些过于飘渺,飘渺到李世真几乎不敢相信自己刚刚作出了一个改变一生的决定。

李世真在回家的路上试图让自己轻松一点,因为她必须得回去跟她的家人交代这次会面,并把那些令人生厌的情节给抹掉,当她终于编排好一出一见如故的戏码的时候,她发现徐伊景的动作比她预想中要快得多——她们小小的房子里已经多出了好几位西装革履的客人。

 

这些律师和工作人员的态度比徐伊景温和一点,但对于姨妈和颂美来说,这仍然是个难以下定的决心,李世真不得不在这些客人面前强硬的劝说起来。

李世真在这个时候扮演的角色并不令人喜欢,她注意到那几位律师客人的眼角带着不易察觉的、却称不上恶意的讥讽,这虽然令李世真感到难堪,但她更感谢这些人没有开口帮她做这个说客——她相信这些人不会在言语中掩饰对于“穷人”这个身份的嘲讽,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

姨妈和颂美并不说话,只是在那儿抹着眼泪,偶尔当李世真停下来的时候,整个房子里就只能听到她们频率错乱的啜泣的声音,这迫使李世真不得不忽略自己的口感舌燥,她必须得一刻不间断的那么说出她自己也不相信的话来。

这个季节的晚上房子里显得很冷,但李世真仍然能够感觉到汗水从她的发根冒出来的油腻感,过了很久她才意识到这是因为自己没有脱下书包和外套的缘故,她的思绪开始有一点飘忽,她觉得自己能听到后背的衣服吸收汗水的声音。

李世真在这个过程中有那么一个瞬间,她捕捉到了自己一点苦涩的情绪,她想,这明明是打过招呼并且说好的了的事情,为什么姨妈执拗的不肯给自己留一点点的尊严和脸面。

这个情绪只发生在一刹那之间,但李世真异常清晰的感知到了它,她开始不由自主的想到徐伊景关于穷人的论调,她发现自己开始相信这句话,而除了为此感到深刻的悲哀,她更能清楚的感受到那种被看穿的无能为力。

她现在有点渴望成为徐伊景那样,用一两句话就能够说服别人的人,但李世真明白自己无法担负这种精明背后的代价,她做不到对着姨妈和颂美说出徐伊景那样伤人的话来——而在同一个瞬间,她模糊的意识到了自己的未来。

 

姨妈终于在同意书上签上了字,而工作人员很体贴的没有继续就比如转学一类的问题再接着纠缠,他们甚至连提都没有提出这些东西,只是临走之前交给李世真几份文件。

随着文件同时交付给李世真的那个,似乎把李世真视作同一国的眼神成了今晚压在李世真身上的最后一根稻草,十六岁的女孩最终难以自持任性的冲进了自己的房间里哭了出来。

李世真哭了大约有很久,她似乎听到姨妈和颂美叫她,但她忘记了自己是不是有回答,但她明白自己不能打开房门,她仅有的一点理智告诉她,当她们凑在一起哭泣的时候,这件事情会变得更加糟糕。

李世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睡着的,胃部的刺痛感在凌晨四点唤醒了她,她挣扎着醒来的时候看到门缝下面还隐约有灯光透射进来,李世真几乎能想象到姨妈抱着母亲的照片来回抚摸的模样,这个想象意外的沉重,也意外的让李世真感觉到了一种无可奈何的冷静。

年轻的女孩像一只疲惫的水鸟那样将自己的头颅埋进膝盖里,她有一点悲情,一点夸耀性质的自我牺牲的伟大和一点对未来的期许,这让她生不出来一些统一的情绪,但李世真很明白,自己没有后悔做出这个决定。

 

窗外的天渐渐的开始泛白,李世真犹豫了一下,重新闭上了眼睛。

 

CH3

 

李世真在见面后的那个周日搬到了徐伊景家。

出门迎接她的是这几天一直在帮她办理转学手续的金作家,这个相当和蔼的女人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用一种调侃的语气告诉李世真她是徐伊景的管家,以后还要拜托李世真多多关照。

在市井中成长起来的李世真能够非常轻易的分辨出真诚的语言和疏远的客套,她借此评判出金作家是个容易亲近并且真挚的女人,因而她始终在金作家面前维持着一个有教养但活泼的形象,这是李世真习惯展示在世人面前的形象,她有高度的熟稔,表现起来并不费力。

“世真只有这些东西吗?”

金作家对着只放着一个箱子的后备箱发出了惊讶的表达,李世真貌似随意的吐了吐舌头,她很规矩的站在一边等司机把箱子拎出来,笑着对对方说了谢谢。

 

她们进屋的时候碰到了徐伊景,她正从屋子里面往外走,李世真注意到她穿着T恤和运动裤,看起来正要去健身房或者去打高尔夫球。

但李世真没能把这些东西问出来。

徐伊景在扫视了一下李世真手里的箱子,却没露出金作家那种惊讶的表情,“很聪明。”

李世真思考自己是不是要讲出准备好的“因为知道带来了也可能要亲手扔掉”这句台词,但却觉得那样似乎过于谄媚,因此她只是赧然的笑了笑。

“这样也方便些。”

徐伊景对此不置可否,她吩咐金作家把李世真的箱子和包放到李世真的房间去,然后示意李世真坐下。

“虽然很聪明,”徐伊景从茶几上拿了一瓶苏打水推到李世真面前,“但讨好的样子会令人讨厌。”

李世真手心里出了一层薄汗。

 

她下意识的去听金作家的脚步声,但什么都没听到,这令李世真稍微放松了些——她并不想当着金作家的面被徐伊景这样评断。

“只是想着,”李世真斟酌着自己的话语,“您让我把我心爱的东西扔出去的样子应该更加难堪,所以才这样做的。”

“所以我说你很聪明。”

徐伊景笑笑,“这并不是什么需要觉得羞耻的夸奖。”

“不过想不到什么两全其美的方法,”李世真低头,“让您能觉得我很聪明,同时不让您觉得我是在讨好。”

“让人觉得在讨好也不是一件难堪的事情,”徐伊景稍微放松了一些,但依然坐得很挺直,“但不要把求夸奖三个字写到脸上,才会让人觉得受用。”

李世真深吸了一口气,“那么您收养我的事情被那样大肆报道,不算是求夸奖的讨好吗?”

她并不想卖弄自己那点小聪明,但徐伊景话里面透露出的距离感让李世真并不觉得这是一段应该亲密的关系的好的开始,她想结束这个话题。

“差别在于我出了钱,”徐伊景全然没有改变口吻的意愿,“花钱买的表扬,因此才心安理得。”

李世真发现自己似乎从徐伊景那里讨不到什么好处,因此只好点了点头。

徐伊景这一次倒是真的笑开,“我还以为你会说什么‘我只是你买来讨好的工具吗’一类的话。”

“不是说了花了钱吗,”李世真无所谓的摊开手心,“像您这样的人,就算花钱去讨好社会,也是为了长久之后的收益,作为被花钱的对象,也应该不只是讨好的工具这样简单。”

徐伊景用食指敲了敲太阳穴,“你比我想象中更合我的胃口。”

“养我虽然不会很贵,”李世真笑着,“但也要一直不停的花钱才可以,不变成最好的投资,我自己都会觉得内疚,当然,这种穷人的自尊心应该也不会让您相信。”

“相不相信不是因为穷人或者富人的自尊,”徐伊景第一次露出一个有些朝气感的笑容,“投资有没有回报这件事……我们的时间还长。”

李世真不由自主的开始相信徐伊景已经开始愿意接纳自己,也轻轻的点了点头。

“剩下的事情金作家会帮你安排好,”徐伊景站了起来,“我要出去和人见面,会很晚才回,明天上课你不用等我。”

李世真也跟着站了起来,徐伊景却突然停住了脚步。

 

“称呼的话,”徐伊景思考了一下,“跟着他们叫代表就可以了。”


评论(25)
热度(184)

© 社会你八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