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OC到理直气壮的同人文。

上流社会(二十三)

听说发糖了。

躺平。

——

Chapter23.旧梦还


月亮沉沉地缀在那棵雪松的枝头,发出暗淡的光泽。

Samantha观察着这弯月牙,它明明看起来是昏黄的,但却散发着皎白色的光芒,这是她跪在地上思考的第三个小时,但她仍然没能找到一个合理的答案。

在思考问题的时候她腿上的伤口就显得不那么疼痛难忍了,又或者是她的腿已经跪到麻木,总之她确信自己真的不再那么痛了,无论是贴着地面的膝盖骨还是祈福术造成的伤口,它们都不再有什么感觉了。

与疼痛感相反的是逐渐汹涌起来的疲惫感,它驱使着Samantha感觉到一阵又一阵的寒意,像是发烧的前兆。无数灰色的光点在她眼前涌现,她不得不一...

上流社会(二十二)

上节提示:Shaw狗带了。


Chapter22. 痊愈


Shaw没有得到一个葬礼。

事实上只有L先生和Cole在忙这件事情,他们花费一上午在萨曼莎城皇宫的旁边找到了一块不易被察觉的空地,草草的挖了个坑,然后把棺材放了进去,紧接着他们又费了一些力气把土填上——仅此而已。

Shaw不能有墓碑和葬礼是老Moratti的要求,这种铁腕的作风在政治场上无往不利,他们都明白这个做法能换回来老Moratti一定的话语权,这是无可厚非的选择。

Cole作为Shaw的最后一任秘书,即便已被除名,但依旧肩负着为Shaw收场的责任,L反而才是来帮忙的那个,他们结束之后不约而同...

Fin.(肖根)

六一快乐。

——


1.

Shaw背过了身去。

她不是那种小女孩的性格,Root知道这一点——她转身的目的不是为了等自己叫住她,而是真的准备转身离开——但就在Shaw准备迈出那一步的时候,Root第一次有了尝试一下的冲动。

但那个名字被Root油然而生的巨大压力哑在了嗓子里,她意识到死亡的分量因为这个名字而变得沉重起来,Shaw这个简洁有力的单词成了一块千斤重的砝码,拉扯着Root的舌头。

Shaw没有迟疑的迈开了脚步,她也许是真的生气了,因而忽略了本应有的那句再见。

Root看着Shaw踩着纽约的积雪离开的样子,她戴了一顶不算可爱的帽子,在恍惚间Root看到了一根线头,但Shaw...

上流社会(二十一)

 @一升sim卡  @秋乙一 

最后一分钟!

——

Chapter 21. 鸦鸣


L先生开始需要每天花费一上午的时间去细致而耐心检查宅邸里的所有珍藏,在半个月之前,这种浪费时间的行为好像还是在Moratti家族之内被完全禁止的。

但那些看似忠心耿耿的仆人在——“那件事”——之后突然就变成了行为不端的恶贼,最开始还是一些银质的餐具,后来逐渐演变成了疯狂的劫掠,老Moratti试图杀过几个人来以儆效尤,但末日般的恐慌情绪却愈演愈烈,他们不得不辞退所有不是世世代代在Moratti家族干活的那些仆人,但显然剩下的人不足以维持这...

FAKE(九)

感谢秋菊苣的催文红包。

笔芯。

多带前十节。 @秋乙一 

——

151

最后总算是走到了Hannah这一步。

Sarah看着小本本上的名字不觉唏嘘,在她的个人理解中,这应该算是对Root很重要的一段过去,至于为什么排名这么靠后——

“啊,我以为就算我不写你也想得到啊?”


152

Amy·为什么你丫能活这么大·Acker


153

Hannah的墓在Bishop隔壁的小镇,Carter善解人意的让这个年轻的女孩远离了那片是非之地。

公墓总的来说多少有些萧条,Sarah不知道Hannah的喜好,于...

上流社会(二十)

在弄死Shaw之前的缓和。

——

Chapter 20. 秋别


John Riley疾步走在长廊之中,阴雨的天气无端的有些惹人讨厌。

Harold交给他的黑伞被他挟在腋下,伞上的雨水洇湿了一小块衣服,但他记得父亲并不喜欢看见他拖着伞走路的“邋遢的样子”,这让他不得不忍受着那一小块湿黏感而大步向前走着。

站在走廊口处迎接他的是Riley将军的私人秘书——John的亲姐姐,但他们彼此都规矩的行了一个军礼,才接着一起前行。

“有什么事情召我回来?”

“是家族聚会,”Rose Riley停住身子,转过来面对着John,“所有三年里满十五岁的Riley家族成员都要...

上流社会(十九)

我就不信邪了

——

Chapter.19 叛变 


在那场失真的记忆里,人们很难想起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发生的。

在这场短暂的回忆中,似乎所有的画面都是支离破碎的,没有声音,也没有色彩,直到他们看到自己鲜血淋漓的伤口,直到喉咙不受控制的发出尖叫。

——Indigo部长的叛变是如此的猝不及防。


事实上这一切都只发生在一个小时之内,却被血色和杀戮延展成了难捱的漫长时光,人们无法确切的在这种环境中感知到时光的流逝——从John倒下的那一刻起,这些人们就忘记了关于生存和呼吸的本能。

没人知道确切的导火索是什么,或许是Cole泼去的那一杯酒,又或许是洞穿...

上流社会(十八)

Chapter 18. 仪式


约克城各处都弥漫着喜悦的气息,教皇安排了从早到晚的庆祝活动,还有各种福利的发放,现在几乎全城的百姓都真诚的祝愿着这场订婚仪式的两个主角能够天长地久的幸福下去,他们挤上新娘的马车会通过的街道,热切的盼望着能够看一看她的风姿——似乎假使她长得漂亮一些,人们就会从心底里相信这是一场因为爱而存在的结合。

但事实上有资格参加这场订婚仪式的人们除了一句干巴巴的祝福什么都说不出来,甚至于这句祝福也是对着教皇的祈愿,这些衣冠楚楚的家伙们噙着笃定的笑容,各自心怀鬼胎的等待着这场仪式的开始。

事实上这确实是一场惊险的博弈,无论是教皇、霍尔先生还是作为主...

上流社会(十七)

我都忘了写到哪儿了。

爱你们。

上来就发车。

——


Chapter 17.订婚礼物


女孩瞪大了眼睛,但仍然下意识的咬过一下嘴唇,这个动作似乎是在示弱,但她没有办法确定。

但自己似乎宁愿相信那个表情是真的。

女孩丝绸般的头发被手指分割开来,她感觉到手心和指腹温顺又冰凉的触感,但仍然感知得到每一条发丝切割进肌肤的微弱痛感,这些莫名清晰的感觉让她在梦境中体会到清醒和理智。

但那不是个应该清明的故事。

女孩赤裸的身体裹挟在驼色的绸缎当中,在凌晨微弱的光亮中让人难以分辨皮肤和布料的区别,只有温度的差距才让她感到不那么无所适从,她准确的抚上少女的手臂,被覆盖的肌肤上开...

1 / 9

© 社会你八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