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你八耻

OOC到理直气壮的同人文。

上流社会·序章

好久不见

蒸汽朋克AU

背德预警 母女

中长篇

发出来是为了鞭策自己。

——

Chapter 0. 毕业典礼

 

“世界,将属于夏诺顿!”

博纳先生带头用力的鼓起了掌,很难说这里面愧疚的程度有多少,但博纳先生必须得老老实实的承认这点——作为夏诺顿公学的教授,他同意图灵在台上说的每一个有关野心的字眼,但作为图灵的导师,他必须得接受这个真相——这将是图灵最后一次的在众人面前大放异彩。

这个优秀的毕业生代表姑娘尚对自己未来暗淡的前途一无所知,博纳先生决定在毕业典礼一结束就告诉她学校决定聘用她当教师,这是他和校长先生共同的决定——而在获得了教授资格后,他或许能够找一些边缘的贵族家庭,为图灵寻觅一位善良又正直的夫婿。

博纳先生将目光重新移到他的得意门生身上,现在图灵正在人们的注视下登上最高的台子,博纳先生注意到图灵没有像其他女生那样将毕业长袍修改成合衬的式样,他又觉得一阵愧疚——原本他在去约克城之前就应该为她找好裁缝买好首饰——无论如何他想确保明天举行的毕业舞会上她是最漂亮的公主。

图灵每走一步,被踏过的大理石地面便生出嫩芽来,当她走到耶稣像下的时候,身后的路已经长满了银色的花朵。女孩们发出了一点小声的赞叹声,男孩子们也无法从这些精密的机械花朵上移开自己的目光,博纳先生注意到甚至连教团的使者都抬过一次头,这让他更为图灵感到骄傲。

……和惋惜。

 

“现在,”弗兰肯副校长从自己的位子上站起来,他庞大的身躯刚好挡住了博纳先生的视线,“有请教皇厅发言人为毕业生授予毕业戒指。”

学生中立刻爆发出一阵热情的掌声,即使他们之中大多数都出身贵族,但和普通人一样,他们也只能在每年的复活节和圣诞节的庆典中得见教皇厅的代表,不过教皇厅总会给这所培养出每一位教皇的夏诺顿公学一些特权,而对于这些野心勃勃的年轻学生们,这就是他们进入执政机构的机会。

 

没人上台。

 

弗兰肯副校长立刻把目光转向了教团使者,但那家伙仍然端庄的坐在那儿,全然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霍尔先生……”博纳先生收到弗兰肯的目光,立刻低下头小声提醒身边的教团使者,“应该您……”

“教授,我想不必麻烦霍尔先生。”突然的,图灵清晰而略带刻薄的打断了博纳的话,所有人立刻将目光转移到神坛上,他们的毕业生代表正带着漂亮的微笑站在那儿注视着博纳先生。

博纳先生仓惶的站了起来,他意识到这个出身贫寒的姑娘正准备做出她改变命运的最后一击,而显然,这个涉世未深的姑娘并未意识到这是致命的。

“我想这是个误会……”

弗兰肯副校长向学生们努力的挤出一个笑容,但随即被一个女孩的尖叫打断了:“那是教团徽章!”

这个300磅的胖子立刻灵活的转身将目光移回毕业生代表身上,接着他就看到那个代表着教皇厅的白金心脏正在卡洛琳·图灵的手中缓慢而有力的跳动着,细致雕刻的血管中缓慢流淌着水银和液态金属——这颗心脏代表着整个梅丽肯帝国最高的权利和荣誉,即使整个政治机器都在为教皇服务,但得到这枚徽章的人却从来不足百人。

图灵将它温柔地别到了领口。

“很抱歉耽误大家的时间,”图灵做了一个抱歉的手势,但当然并不真诚,“我们应该可以继续给毕业生颁发戒指?”

图灵挑了挑眉,尝试着鼓了几下掌,弗兰肯立刻接到了这个指示:“哦,是的,是的,我们很荣幸的见证一位夏诺顿的优秀毕业生成为了新任教皇厅的发言人,并且欢迎图灵小姐为毕业生颁发毕业戒指!”

“弗兰肯先生,”一直保持沉默的霍尔先生再一次将掌声叫停,“这其中有些误会,但我想你应该称呼她为……”

 

这次打断霍尔先生的是强烈的日光,当所有人下意识的转向光源的方向时,他们看到了大量的蒸汽。

博纳先生,这个老道的机械教授立刻意识到夏诺顿公学教堂接近两吨重的青铜大门在一瞬间被高温瓦解成了气态,好在这些金属蒸汽迅速的被某种机械吸收了。

等到博纳先生从这巨大的震撼中回过神的时候,霍尔先生已经抽出了火铳,至于那群学生,则让人难以分辨他们到底是吓傻了还是保持了良好的教养。

紧接着博纳先生注意到掩藏在蒸汽后面的几个人影,从影影绰绰的轮廓来看他们似乎穿着军人的服装,令博纳先生确认这一点的是霍尔先生收起的火铳——虽然他完全不知道那把将近半米长的玩意到底能被收到什么地方去——不过至少,这群军团的疯子应该并没有恶意。

“你,你,你,你,还有你,”走在最前面的女人沿着红毯一路上前,杀伐决断般随手指出了几个拔出武器并捂住口鼻的学生,直到她在神坛下的尽头站定,“你们通过了军团的第一关面试,请今天下午到新兵处报道。”

“Indigo部长,”弗兰肯先生在认清来人后立刻面带微笑的迎上前去招呼,但随即降低了音量,“秘书处并未通知军团今天会前来。”

“哦,”女人皱了皱眉,也学着弗兰肯那样放低了声音——假装放低了声音,“教团和军团都相信突击测试比完善的备考更真实,你也看到现在这个局面……”

在女人轻蔑的扫视下大多数学生都羞愧的低下了头,后排的家长们则露出了恶狠狠的表情,但他们同样没敢抬头,即使他们其中某些人同样带着教团徽章,但没有人想对上Indigo胸前的那唯一一枚流动着红水银的心脏。

至少有一种版本传说那是真的人血。

 

“至于我本人只不过是搭个顺风车,”Indigo从胸前的口袋里掏出一封家长的邀请函,“很抱歉我迟到了。”

弗兰肯假装淡定的接过那封请柬,在低头时和校长交换了一下眼神,然而校长似乎对此无动于衷。

上帝唾弃他。弗兰肯在心里恶狠狠的诅咒了一句,收下了来自军团部长的家长邀请函。

 “哦,对了,”原本已经要走到后排去的Indigo部长停下了她的脚步,并转过身来直面神坛上的女孩,众人见到原本气势逼人的新任教皇厅发言人正单膝跪地——她甚至无法在脸上做出一个礼貌的笑容,“你应该写封信告诉我你是毕业生代表和什么鬼发言人的,这样我会让他们挑一个不那么尴尬的时候进来,哦,姑娘,别在你应该大出风头的时候哭出来,这可不是我们家的一贯作风。”

 

蜡烛小幅度的摇曳着火苗,图灵的影子似乎正在惊慌的颤抖着,军团部长的目光正追随着它。

死一般的沉默。

“说真的,”军团部长亲手打碎了凝滞的空气,将目光转向了校务董事会那一排,“我觉得夏诺顿应该更注重亲情教育,得让这些孩子明白家族的意义在哪。”

弗兰肯在Indigo的注视中努力的微笑了一下。

去他妈的。上帝。

“算了,”Indigo对着众人抽动了一下嘴角,假装那是个微笑,“无论如何……”

现在这位军官站的笔直,前排的人注意到他们冷血无情的军团部长正流露出一点轻蔑的笑意,她淡漠的瞳孔里正倒映着蜡烛的火光,这让人感觉到说不出的压抑。

 

“恭喜你,Root。”

 

TBC


评论(24)
热度(250)

© 社会你八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