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OC到理直气壮的同人文。

和公开DISS过的明星成了利益共同体(抱拳了老铁请双击)

一个专业的狗血制造机。

——

/这里是电梯间哦/

  √4  6÷2  24÷6    抱拳了老铁请双击      6翻了    撕衣

塞以  B  腰细  十五贰零快乐  应该是十六吧  十七  忘了,反正快完结了

我就任性的不数了你打我  完结

-

-

CH13

 

戏耍李世真这种事情一两次是有点懵逼,三四次李世真也习惯了,等到五六七八九十次的时候李世真才回过味儿来,心说徐伊景同志是不是对自己有什么意见。

然而此事的尴尬在于李世真作为一个专业对徐伊景有意见户,这话实在不好意思问出口,毕竟自己也没少在社交媒体上公开埋汰人家,这么坦然理直气壮的问徐伊景是万万做不到的,何况李世真多半也能想到徐伊景端个咖啡坐在老板椅上回答“如果你觉得这样也不错,我自然不会有什么意见”的模样。

所以李世真这边虽然对徐伊景心怀不满,但是毕竟这个不满是常态,久而久之也就……

老娘他妈的不想有这个习惯啊喂?!

 

不过老实讲,李世真还是很清楚自己个人和徐伊景之间那点小纠结拿不到台面上说,所以工作倒是本本分分勤勤恳恳,心理有不爽也就上网发个帖子吐槽老板,第二天还是照样得唯徐伊景马首是瞻。

但真提到工作李世真也不是不发愁——虽然唱片那边有条不紊的往前走,但比赛这部分的结果实在叫人提不起精神。

说白了也不是不好理解,徐伊景连拿两个冠军之后本来就该把名次往下掉一掉安抚下观众,公司这边和徐伊景也商量着说是不是要保存下实力,但这种事情公众自然考虑不到,因此唱衰徐伊景的大有人在,李世真能做到平常心看待群众的评论,但群里小伙伴讨论的时候也着实觉得自己没有立场跟着一起开心。

徐伊景反而比李世真还淡定些,推特上发发日常发发新砖进度,生活里编曲进棚赶通告依然连轴转,情绪从来没有太好也没有太坏,统筹的姐姐那天悄悄有和李世真聊过这件事,说徐伊景这个状态看起来实在有点让人担心,指不定哪天就会爆炸掉。

李世真不太信统筹姐姐的话,但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她大约是还不能把徐伊景当做一个正常的身份来看待,因此有些理所当然的觉得这个人设没什么问题,但如果是玛丽的话,李世真代入着想了想,那自己应该会更相信一点这种说法。

 

徐伊景的淡定不是所有人所乐见的这个李世真很明白,自己如果不是被捆绑在徐伊景身上的话大约也能做个吃瓜等着徐伊景光环掉下来的围观群众,但如果有不愿意围观的群众亲自上场……李世真也是觉得这事儿他妈有点奇妙。

那天是李世真是跟着徐伊景去做的采访,准备拍几张照片放官宣,但杂志社的记者一进来李世真就觉得这事儿有点不太对劲,想了半天才记起自己是从哪儿看到的这张脸,但无奈采访已经开始,李世真在一边打眼色打到面部都抽搐了徐伊景也没往这边看。

这记者和李世真也谈不上认识,但李世真确实是对这个人有点印象——当时她在网上看到一篇徐伊景的黑贴,话里面有理有据看起来像是圈内人写的,于是李世真就抱着看看能不能当个盟友的心思去搜了一下这个楼主,没找到什么实质信息也就作罢,不过确实在过程中翻到了头像相册里的一张照片,和面前这位记者的脸重合度很高。

一个黑粉采访徐伊景指不定能问出点什么东西来,李世真按照自己的思维想了想,多半都不是太容易答的话题,毕竟好歹也算一个团队的人,采访这边真出点岔子自己也不好写通稿,干脆借着CODY姐姐补妆的时候上去悄悄打了招呼。

徐伊景不动声色的听着,也不知道当没当回事,李世真见不到回应也多少有些尴尬,咳了声准备回自己座位上,徐伊景这才转过脸来看了她一眼。

说不上是笑着还是审视,李世真有点慌张的躲开了徐伊景的视线。

 

接下来的采访中徐伊景也并未表现出敌对的情绪,仍然相当平静,李世真很仔细的观察着徐伊景的身体语言,但找不出一点紧张的样子,哪怕记者提出的问题越来越刁钻,徐伊景还依然可以泰然的照单全收。

李世真现在有点怀疑徐伊景是否有因为自己的提醒而做得更好,她的状态让人相信即便没有自己的插嘴这场采访也能这样无波无澜的继续下去,所以在徐伊景在车上向她道谢的时候,李世真也依旧不敢相信这是一句诚心诚意的感谢。

“但是觉得……就算我不提醒您,您也可以做的很好来着呢。”

“如果说是回答的部分这么说倒是没错,”徐伊景毫不留情的同意了李世真的看法,“但因为得知了这个消息,所以最后特意观察到了对方失望又不敢说的表情,这是比工作更加愉快的事情。”

“哎?”李世真挑眉,“……徐老师您的恶趣味这么严重吗?”

徐伊景浅笑。

“那是因为……有趣的事情实在太少了。”

 

CH14

 

专辑在最后一首歌的编曲上遇到了瓶颈。

其实也不是需要太较真的问题,李世真是觉得唱片最后一首歌本来也没人会报着多大的期待,太认真的在这上面使劲儿……也没有人会觉得太有意义。

只是徐伊景自己提出的要求整个工作室也没人有这个胆子反驳或者规劝,撑死了说一句哎呀听着很好呀想暗示一下可以过关,但徐伊景那边就像听不懂一样,死咬着这个问题不肯放手。

李世真为了这歌连续加班四五天其实是有了点小情绪——第一是觉得徐伊景实在要求太严格,第二也是觉得自己作为一个文案来说加这个编曲的班实在没有意义,那天本来周末和卓约好了去CLUB好好放松下,结果徐伊景一口回绝了李世真的请假。

“您让我留下来也没什么用啊,”李世真组织着措辞,“我撑死了写写乐评。”

徐伊景叹了口气,从桌子上捞起耳机递给李世真,“听听。”

李世真心中暗自翻了个白眼,接了耳机。

 

是最后一首歌的旋律没错,然而编曲部分统统没加,只是单纯的吉他部分加未处理的人声,比起李世真之前听到过的一二三四版编曲来说,这首demo最初听起来其实更加有模有样,至少是听到主歌部分不会想要切掉的水准。

“我对这首歌有比现在更高的期待,”徐伊景靠在椅子上,“所以我需要一个乐评人的帮助。”

李世真一时想不出拒绝的理由,“我觉得……简单点其实挺好的来着。”

徐伊景看了李世真一会,似乎在分辨这是一种托词还是诚恳的建议,但她并没有再提起关于编曲的话题。

“下班吧。”

 

李世真好不容易到了CLUB却没了心情,眼前总是浮现出徐伊景最后那个略带疲惫的眼神,她的确知道自己留下来也帮不上什么忙,只是这个认知就让她感觉到了愧疚。

回去路上先送卓回公司,李世真站在楼下不由自主的数起楼层来,当看到第三十层的灯还亮着的时候,她还是挺怆然的叹了口气,跑进楼下便利店买了咖啡。

然而事实上李世真并没有预料到三十楼的真实场景,会议室里坐了七八位编曲,李世真看了看手上两瓶咖啡,想了想觉得也不太好意思,就没有推门进去。

也是因为在门外踟蹰了一会才惊觉自己实在太傻,李世真越想越觉得自己这样回来给徐伊景买咖啡的举动有点……奇怪,即便她可以安慰自己这是一个好员工应该做到的事情,只是她也太清楚,自己从一开始就没有想要变成徐伊景的好员工。

思来想去都觉得自己有点丢脸,正准备赶紧逃跑的时候会议室的门开了,徐伊景从里面走了出来。

“哎……徐老师?”

徐伊景身上有极大的烟味,想来也知道会议室里的惨痛状况,但徐伊景似乎不以为意,伸手带上了门,“怎么回来了?”

李世真下意识的把袋子往身后一藏,“唔,送TAK回来,上来顺便看一眼。”

“不是给我买咖啡了吗?”

徐伊景表情和语气都不戏谑,但是听到李世真耳朵里就变得十足魔幻,“哎……”

“在里面看到了。”

“那个,”李世真头低低,“不知道楼上这么多人,所以只给您带了咖啡,就不好意思拿出来了。”

徐伊景伸出手,等着李世真把袋子交到自己手里,“本来也不用管那些人。”

“都是前辈怎么好意思嘛,”李世真有点窘迫的辩解着,“就算您能不管,作为后辈的我也不能不在意的啊。”

徐伊景一只手搭在门把手上,“全心全意要在意的只有我一个。”

李世真内心宽面条泪,您跟一个ANTI饭说这个有点扎心啊老徐?

“赶紧回家吧,”徐伊景大约是笑了一下,“明天可以晚些过来。”

“哦……”李世真点点头,“徐老师辛苦了。”

“嗯,注意安全。”

 

CH15

 

李世真第二天早上来上班的时候不见徐伊景的人影,本来以为是昨天熬夜去睡觉了,结果一问才知道是直接进棚去录这一周我是歌手的曲目,心中正感慨这女人真可怕的时候,一开推特就看见徐伊景的更新。

“Igyeon1981:25个小时了,还好有咖啡。”

底下一干粉丝狂叫心疼徐伊景快去好好休息,李世真对这群人的脑回路感到高度好奇,头一次见自己说自己“你知道我有多努力吗一天工作二十五个小时高烧40度还在坚持练习”的明星底下还有粉丝尖叫的,只是想来想去还是败在咖啡俩字上。

正暗自觉得自己对不起玛丽对不起党呢,金作家一个电话就来了,说徐伊景的工作助理明天要去参加婚礼,问李世真能不能替跑一场我是歌手。

李世真:……你他妈倒是给我一个拒绝的机会再挂电话啊!

 

被捏的软柿子实在有些不情不愿,但跑个现场也确实不算什么事,因此第二天还是跟着金作家和徐伊景去了。

到现场收拾一下就要彩排,李世真无事可做也就跟着过去,在底下坐着看徐伊景表演。

徐伊景这次因为被专辑拖得太久所以昨天才录完的歌,李世真还没听过demo,只知道要唱《那个男人》,这种歌的串词怎么写都没毛病,因此李世真也没有特意要来听一遍。

 

李世真没想过徐伊景会清唱。

因为清唱的缘故所以在嘈杂的环境里徐伊景的第一句显得格外突兀,李世真几乎是毫无准备的接收了徐伊景的歌声,然后,就被徐伊景的声音死死的钉在了椅子上。

徐伊景的声线的确不算出彩,但这并不代表徐伊景是一个不会唱歌的人,她的技巧性和感情不会输给任何一个经验老道的歌手,所以当徐伊景想要卯足了劲儿去讨好观众的耳朵的时候,李世真的沦陷也并不是毫无道理。

李世真不是没有听到过很好的歌声,她也去看过专业级的音乐大师的表演,但在那种演出中被打动的程度和这一次完全不同,就算是徐伊景本人,李世真也不是没有前科的被徐伊景的歌声弄哭过,只有这一次让李世真……感觉微妙。

她很难忽略徐伊景这种表演性的诉说,即便她可以说服自己徐伊景是在用技巧的堆叠来讨巧,即便她可以说服自己是LIVE音响的缘故为她平淡无奇的歌声加了分,但没法否认的是呈现出来的事实就是它的确令李世真感到惊艳。

她不免想到自己曾经看过的饭制的徐伊景的视频,粉丝挑选了二十个徐伊景演技爆棚的瞬间,大约是带着有色眼镜的缘故,李世真很难从中看出徐伊景打动人的天赋,但此刻她必须得承认,站在舞台上的那个女人充满着魅力。

有了这样的认知让李世真难免觉得气闷,她不是觉得满贯影后徐伊景不具备这种能力,而是觉得起码自己应该能够对此有所免疫,只是一边这样为自己的不争气而感到苦闷,另外一边却完全无法从徐伊景的演唱中抽身。

玛丽曾经在一次电台里说过感觉这个东西十分奇妙,那一次是她回忆自己之所以会喜欢上某个爱豆的缘故是那个男生在演唱会上吼到破音的一瞬间,她说很多时候大家会喜欢一个明星都是因为这样一个莫名其妙的瞬间,那个瞬间你日后回忆起来未必会再能重温那种心动的感觉甚至会觉得可笑,但它发生的时候从来没有谁能逃得过去。

只是她不希望由徐伊景来证明这个理论是对的。

 

李世真一直到徐伊景唱完都觉得自己处在一种浑浑噩噩的状态里,躲到角落里开了小手机查斯得哥尔摩综合症,一边长吁短叹自己晚节不保。

徐伊景那边和现场音乐老师进行新的调试,李世真不想再听一遍这样的歌,跟金作家打了个招呼尿遁了。

躲到卫生间里洗了把脸才从那个恍惚的状态里脱身,到大堂休息区一首一首的把徐伊景以前唱过的歌都下载下来听过去,发现自己仍然没有觉得有哪首歌有打动自己的迹象,这才安安稳稳的长舒了一口气。

……太奇怪了。

李世真用手背贴着自己的脸,感觉到一阵说不清的温热。

 

因为有了酱酱酿酿的念头,李世真对着徐伊景真人实在有些提不起劲儿来,还好徐伊景也没有多少精力管她,一边化妆一边开电话会议,偶尔需要什么才跟李世真说一声。

五点钟左右徐伊景这边收拾妥当去接受真人秀部分的采访,金作家跟着过去,叫李世真订份外卖,等徐伊景那边结束了之后来吃。

李世真如蒙大赦逃的远了些,开着车逛到下个区挨家挨户找低脂沙拉健康餐,等转悠转悠买完饭再回来,观众都已经入场完毕。

徐伊景抽到第二个唱,并不算讨巧的顺序,没坐一会就出去准备候场,金作家跟着过去之后只剩李世真一人在屋里,有一搭没一搭听着第一位选手的演唱。

差不多第一位选手快要唱完的时候屋里突然有手机响的声音,李世真遍寻一圈确定了声音来源在徐伊景的包里,她原本不打算管的,奈何对方实在过于执着,李世真想了想还是翻出来接了。

“小姐啊……”

对方带着哭腔的样子吓了李世真一跳,赶紧清了清嗓子自报家门,“我是徐老师的工作人员,徐老师现在在演出,有什么可以转告的吗?”

“请您告诉小姐……老爷去世了。”

TBC

评论(40)
热度(239)

© 社会你八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