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你八耻

OOC到理直气壮的同人文。

和公开DISS过的明星成了利益共同体(B)

徐·撩妹狂魔·伊景

李·怂瓜哒哒·世真

甜到打钱。

翠翠老师你看我~是不是苏苏哒~

(留言的你顺手点个小心心给我!)

——

/这里是电梯间哦/

  √4  6÷2  24÷6    抱拳了老铁请双击      6翻了    撕衣

塞以  B  腰细  十五贰零快乐  应该是十六吧  十七  忘了,反正快完结了

我就任性的不数了你打我  完结

-

-

CH29

 

李世真很方。

李世真非常方。

李世真特别的方。

 

她算是发现了徐伊景这人一大特质,就平常和颜悦色,突然反手就是一个煤气罐,阿不,原子弹。

李世真毫无防备的被炸了好几波,一时七情上脸,忍不住面部抽搐了几下。

“……啊?”

徐伊景摘了墨镜和口罩塞进自己的大号Lv包里,一边漫不经心的瞥了瞥李世真手里的袋子,“我渴了。”

李世真内心泪流满面OS你要是想喝水你他妈撩我干什么玩意,但身体上还是傻呵呵的把袋子递过去,“白色的是奶茶,另外那个是奶盖红茶。”

然后李世真就眼睁睁的看着徐伊景毫不犹豫的选了奶茶。

“徐老师那个……那个全糖……”

徐伊景给了李世真一个似笑非笑的眼神,“嗯?”

“……长……长胖……”李世真差点哭出来。

“奶盖红茶不是朴建宇的口味吗?”徐伊景掀开盖子抿了一小口,“我总不好意思喝客人的东西。”

李世真内心悲愤万千:你都把我开了你托马好意思喝我的!然则面上还是一派和气,“哦……我以为您和建宇老师的关系喝了应该也没什么问题,大不了我再去买就好了。”

想着用一杯奶茶炸出一条八卦的李世真显然小看了徐伊景的段位,“工作时间,不讲私人感情。”

李世真内心一片灰暗,“那……那您稍等我下,我先给朴老师把水送进去?”

“我到楼下的时候给朴建宇说让他去我办公室等我,”徐伊景封得一手好路,“所以他现在应该不在里面。”

“哦……”李世真垂着头抠墙皮,“那什么,您要不然去里面坐一会……”

“朴建宇还等着呢,没那么多时间,”徐伊景懒洋洋的倚在墙上,“长话短说吧。”

李世真心里“咯噔”一声,怂了。

 

李·觉得自己应该改名叫“亏”·世真心中弹幕翻滚,不知道徐伊景搞这突然袭击是什么意思,越想越觉得徐伊景有可能要和自己摊牌——反正李世真见得多了,她也没指望能从徐伊景的肢体语言上看出什么端倪,因而做好了万分的准备——她要是敢说什么自己不好的地方,自己就敢给她跪下。

……好吧这也不算什么准备。

徐伊景捏捏眉心,开了口,“听说你不开心我让你参玛丽专辑的事?”

李世真没想到是这个,但好在不是什么尖锐的问题“因为确实挺突然的吧,那时候觉得非常吃惊,之前完全没有这样的心理建设……所以,和金作家幼稚的发了脾气,说来,也还欠金作家一个道歉呢。”

李世真都要忍不住准备为自己这样成熟的发言鼓鼓掌了,一边的徐伊景不动声色的亮了亮爪子,把李世真重新摁回了危险区。

“我以为你会很开心。”

徐伊景的语言很模糊,不知道是在指李世真离开她的团队而感到开心,还是在说李世真和玛丽一起工作很开心,李世真只能硬着头皮接下去,“和玛丽在一起工作确实很开心,但……不再参与您这边的工作还是有些不安,会想自己是否之前做的太差,拖累了您。”

李世真并不是没有说话的策略,徐伊景如果能明白她话里的意义,多半会给她一个说得过去的客气的理由,但徐伊景选择了一个名叫“你他妈是哪根葱老子需要和你客气”的回应策略。

 

“我还以为,”徐伊景颇为玩味的笑了笑,“世真完全不想和我一起工作呢。”

 

CH30

 

果然是要摊牌。

李世真一个激灵站直,摇头摆手,“没有没有!完全没有!”

心中暗骂徐伊景个老家雀儿太过鸡贼,李世真脸上仍然一脸“您从哪儿知道的这种消息我呸这是诽谤”的正直表情。

徐伊景轻笑一声,忽略了李世真和她最后的倔强,“世真啊……”

这一声无可奈何的感慨叫的李世真心虚,徐伊景没等李世真说什么,浅笑着垂下眼睫。

“我不傻。”

 

李世真石化了。

徐伊景这一句“我不傻”的杀伤力堪比手榴弹火箭炮,李世真本来就不怎么坚强的小心脏白炸个稀巴烂,一边脚软一边还要强装镇定的维持一个相对不那么弱受的姿势,“徐老师……”

李世真徐老师了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最后只好败下阵来,“那个……您知道了?”

徐伊景极坦然的点点头,李世真心中跳脚,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说出来这么一句话,她当然应该问徐伊景都知道了些什么,但事已至此,她也想不出来半点应对的方法,老老实实的承认错误,说不定还能再徐伊景这讨一条生路。

“那个……抱歉。”

“没什么好抱歉的,”徐伊景看起来真的完全不在意的样子——但李世真当然不会相信徐伊景是个表里如一的人,“让你陪着我工作,做了很多违心的事情,我们扯平。”

李世真一边唯唯诺诺的点头,一边猛地就想起自己之前的猜测来,“哦……那个!工作上的事情就算可以算扯平,但是……还是想要认真的和您解释,葬礼的时候,我的安慰都是真心的,真的、真的没有假装的成分在!”

她大约解释的太猛或者这件事压在心里太久,刚说出口就红了眼眶——无论如何,李世真都不希望徐伊景对这件事情抱有任何误会。

不过出乎李世真意料的是,徐伊景的反应看起来很意外,她稍微错愕了一两秒,但很快念头就转了过来,“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李世真抬起头来,委屈兮兮的看着徐伊景,“不是……因为那个厌恶了我才把我开掉的吗?”

徐伊景无奈的笑出来,“因为看得出来你很真挚,所以才想放你离开的。”

李世真脸上通红一片,“原来是这样……”

徐伊景轻声笑开。

“不是说了么,我又不傻。”

 

李世真差一点就飙泪了,心说你他妈是不傻了老子跟个二百五似的,正想着怎么能把这个非常尴尬的走向稍微圆回来一点的时候,徐伊景已经生硬的,单方面的宣布了这次长话短说的终结。

“到时间了我先上去,”徐伊景摁了电梯上行的钮,“茶我带上去了。”

李世真听得迷糊,一边想赶紧结束这次丢脸的对话,一边非常想接着和徐伊景聊聊接下来的安排,“啊……可是……”

李世真还没说完,电梯先到了,徐伊景从李世真那儿接过来装着奶茶的袋子,一脚迈进了电梯。

“不过我倒是非常好奇,”徐伊景转过身来,对着李世真露出了一个假装有些疑惑,实则恶趣味极了的表情,“世真你……”

徐伊景说话的当口,电梯门便在两个人面前一点一点的合拢了,不过李世真在巨大的关门声中,仍然听清了徐伊景最后的问题。

 

“世真你……是什么时候发现自己喜欢上我的呢。”


评论(84)
热度(355)

© 社会你八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