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OC到理直气壮的同人文。

和公开DISS过的明星成了利益共同体(腰细)

突然更文措手不及不知所措被水淹没。

为了庆祝喵结束final。

为了答谢新老顾客昨天对我的投喂。

我莫名其妙的发了个文。

喵说老徐很骚。

——

/这里是电梯间哦/

  √4  6÷2  24÷6    抱拳了老铁请双击      6翻了    撕衣

塞以  B  腰细  十五贰零快乐  应该是十六吧  十七  忘了,反正快完结了

我就任性的不数了你打我  完结

-

-

CH31

 

李世真在电梯口发了将近十分钟的呆,直到朴建宇的电话响了起来。

“世真?”

“朴、朴老师,”李世真慌张起来,“怎么了?”

朴建宇听了皱眉,“在哪里呢?去太久了不回来以为怎么了呢。”

“我……我在十七层门口呢,”李世真坐了两个深呼吸,“朴老师您还在楼上吗?”

朴建宇那边没吱声,过了五六秒,李世真身后的门开了,朴建宇举着手机一脸懵逼的握着门把手站在那,“……楼上?”

李世真也一头黑人问号,“买奶茶上楼的时候碰到了徐老师,说您在楼上等她?”

朴建宇挑眉,“徐伊景……和你说的?”

李世真用力点点头。

“那……茶呢?”朴建宇茫然的看着面前同样茫然的李世真,“不是说去买奶茶了么?”

李世真的眼泪哗就下来了。

 

徐伊景为骗奶茶悍然撩妹,大明星的节操去哪儿了?

李世真狠狠在电脑上敲下了这行标题,然而删到只剩徐伊景三个字的时候不免有了些脸红心跳。

……嘤嘤嘤!

李世真愤而捶桌,抱着新买的无糖乌龙茶,生生喝出了奶茶烧仙草的味道。

金元卓在一边看的心惊肉跳的,“桌子和键盘都是公家财产,你用头锤显示器也不能算工伤。”

李世真两眼一翻,“……滚。”

“我认真的,”金元卓首尔瘫状,“你家徐老师到底对你做了什么?”

李世真一个靠垫扔过去,“你好好背你的词去!一会上台了你这么八卦干什么?”

金元卓无辜,“大姐你还知道我要上台的啊?谁在我上场前半个小时钻我休息室里头哐哐砸墙的?”

李世真撇撇嘴,“哎……我这不是来给你应援的么……”

“哇你鼻子突然长了一截哎好神奇,”金元卓捏着嗓子,“好玩吗?”

“……哎一古,不是不想说……”李世真哭丧个脸,“问题是徐伊景这人……这人……太无聊了!”

金元卓魅惑狂狷的一挑眉,“咋的?撩你了啊?”

李世真用抽搐的下巴代替了问题的答案。

 

金元卓一看这来劲了,“老妹儿唠唠呗?我活这么大第一次见着活的狗血嘿。”

“活狗血你姐夫,”李世真想了想还是没舍得扔电脑,“这人太下流了!”

“职场性骚扰啊?”金元卓两眼放光,“强吻了啊?壁咚了啊?”

李世真吐血,“……你满脑子都马赛克吗?现代我国青年男爱豆脑子里都这豆腐渣一样的玩意吗?”

“你接着说你的,”卓双手托腮,“你碰着她之后干嘛了?”

“她跟我出来说要和我聊聊,”李世真不自然的抓紧了手上的电脑,“然后她就骗我说朴老师在楼上办公室等她,让我把奶茶给她。”

“要这么简单你早给我撂了,”金元卓连白眼都懒得翻,“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没有,”李世真难为情的叹气,“就聊了聊她知道了我是ANTI饭这事儿,我之前吧,我怕她误会就她爹没的那段时间我那些安慰她什么都是假的……反正就把话说开了。”

“话都说开了你难为情个什么劲儿啊,”金元卓剥开一根节目组准备的香蕉,“都说开了你不应该高高兴兴回去上班吗?你跑我这儿干嘛来了?”

“就……就她压根没提让不让我回去啊,”李世真捂脸,“我觉得她压根就没有原谅我!她就是想骗我奶茶!”

“没提让你回去?”金元卓挠挠脑袋,“那她最后没跟你承诺点什么?”

李世真支支吾吾,“她问我嗯roll以让她的,不要脸。”

“李世真同志,”金元卓香蕉也不吃了,“你是说她问你什么时候喜欢上她的?”

李世真做了一个“我去这你他妈都能听的懂”的暴漫脸,随即双手捂脸嘤嘤嘤了起来。

金元卓吸了吸鼻子。

“不要指望你能从我这儿听到徐伊景真不要脸这种答案,我觉得不要脸的是你。”

“哈?”

“作为一个爱豆,”金元卓故作遗憾的摇了摇头,“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这句话的意思是在问你,你什么时候变成真爱粉的。”

“……”

 

“你脑子里的马赛克和豆腐渣……可以收一收了。”

 

CH32

 

李世真精神恍惚了两天。

她死也不想承认自己脑海里的马赛克和豆腐渣,但事实上,作为一个饭圈老手粉丝达人,她没有第一时间想到徐伊景话里的正确含义,这已经足够离谱了,更何况,她他妈的心脏还真的、真的扑腾了两秒。

李我觉得自己可能是疯了世真正陷入粉色的少女焦虑,赵哥从办公室外面进来了,对李世真抛了七八个媚眼儿。

“……可以控诉你职场性骚扰吗?”

赵哥呸了一声,“老子有礼物给你!”

李世真双手护胸,“我要对上司的性暗示say no!”

赵哥眼珠子要翻到后腰上面去了,从文件袋里拿出一张CD丢过去,“你管这叫性暗示?”

“……”

李世真对着封面上徐伊景的一张俏脸,心情复杂的摇了摇头。

 

徐伊景的专辑名字本来是叫《景》,第一是取了徐伊景的名字,第二个是专辑大多都在讲述女人成熟的过程,所以有一个“风景”的意思,但李世真发现自己拿到手里的专辑,封面上写的名字叫做《成年》。

李世真记得,这是她最开始为这张专辑起的名字。

那个时候她为专辑取这个名字,其实只是因为徐伊景出道十八年而已,如今倒是可以理解为“离开父亲的十八年”或者“历经痛苦终于成长”一类戳人泪点的说法,而且大约也是因为之前用作封面的照片色调比较扎眼,对刚刚丧父的徐伊景来说不太合适,所以为了配合黑白的新封面换了名字……李世真非常努力的说服自己徐伊景换了专辑名字是因为各种各样别的原因,但依然无法避免的感受到了一点被雀屏选中后与有荣焉的情绪。

当然,“你为什么选这个名字”这种话自然是不能问的,问了就是庸人自扰的程度,李世真捧着专辑左思右想了许久,最后还是决定给徐伊景发条消息,表达祝贺什么的,还应该算作人之常情。

“收到专辑了,恭喜徐老师啦!大发!”

李世真飞快的编辑了一条不温不火的短信,发出去之后她才意识到,这是自从她们上一次在电梯里遇见以后的第一次交谈。

她其实很想问清楚徐伊景对她的工作到底是怎么想的——倘若徐伊景是个不坦诚的人,她便可以主动些,但徐伊景的态度始终都在假装坦诚,李世真因着这一层缘故,便始终无法冲破这一点看不见的隔阂。

天杀的徐伊景啊……

李世真忧郁的盯着始终没有动静的手机,悄悄的在心里把徐伊景酱酱酿酿了一万两千次。

 

大约下班的时候徐伊景才回了消息,李世真看到手机上的消息提醒之后,十分矜持的抢过小金的手机,掐着秒表过了两分钟才解锁了屏幕——

——没有谢谢。

——没有军功章有我的一半也有你的一半。

——甚至连专辑都半点不见踪影。

 

“上次问你的问题,有答案了吗?”

 

李世真羞。

李世真怒。

李世真恼羞成怒的在键盘上噼里啪啦摁了十好几个字。

“Σ( °△°|||)︴啊?徐老师您说的是哪个问题?”

李世真一边为自己颜文字装傻卖萌感到羞耻一边咬着牙点开了一个在线扎小人网站,结果网页还没缓冲开,那边先回了消息——

“你说呢?”

……我说个鸡毛我说!

 

李世真这边咬碎了牙流干了泪摔了小金的显示器才稍稍平复了一点心情,痛定思痛之下,决定还是为了自己的工作认个栽。

“啊……那个么?”

“其实是和您一起去录我是歌手那次,被歌声打动了”

李世真想了想,还嫌不够力度的加了两个害羞的表情,她想徐伊景这要还不知难而退的话,自己就直接吊死在三十楼以证清白。

 

徐伊景那边果然没在这个问题上继续纠结。

“你这几天,不会一直都在想这个问题吧?”

除了这句贱的要死的问题,徐伊景还很配合的发来一个中老年常用的偷笑表情,李世真虽然想回她二百多张表情包,但一想到徐伊景估计是气儿顺了,自己再提工作这事儿也方便一些,干脆就彻底顺着徐伊景的毛,回了个“诶……是啊……”过去。

李世真这边飞快的思考徐伊景回复自己之后该如何提出自己想要回去工作的意愿,那边不一会就回了消息。

 

“如果一直都在想什么时候喜欢上我这个问题,”

“那我想要的,”

“就不是现在这个答案了。”

 

 


评论(90)
热度(272)

© 社会你八耻 | Powered by LOFTER